不法分子夜进农保区偷倒垃圾污染农田鱼塘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4082108100241.jpg>郭先生清理鱼塘里的死鱼 记者
谢英君 摄影报道
前晚一场夜雨,昨日广东东莞大朗凤山农业科技园里有近两千斤塘鱼“翻肚”,受损养殖户怀疑,这是因“垃圾山”的污水顺河灌入鱼塘所致。
昨日下午,大朗镇政府紧急介入调查,大朗农业部门承诺将协助园方清走死鱼并作无害化处理,大朗环保部门也到场勘查。至于鱼群之死是否与“垃圾山”的污水侵染有关,至今尚待调查。
一夜间死掉两千斤塘鱼
昨日下午小雨淅沥,大朗凤山农业园里一口43亩的鱼塘弥漫着恶臭,养殖户郭先生颓坐在塘边,呆看着水面的死鱼。这些鱼主要以罗非鱼、大头鱼、鲫鱼为主,最大个头的目测约有五六斤重。
“一夜间死掉了两千斤鱼,真要命啊!”郭先生哀叹,前晚他投完鱼粮才走,当时一切正常,孰料昨晨8时多起来一看,才发现有这么多塘鱼“翻肚”。据称,这口鱼塘养鱼2.5万斤,昨日死鱼近两千斤。
养殖户怀疑是“垃圾山”污水惹祸
郭先生怀疑,塘鱼大量死亡,又是农业园旁“垃圾山”惹的祸。“我的鱼塘与一条河涌相连,这条河的上游就在垃圾山旁边。”
他说,自上周三以来,鱼塘不断出现死鱼,昨夜一场豪雨后,他发现连接鱼塘的河涌水色变黑。
昨日,在凤山农业园后门一路之隔的“垃圾山”前,记者看到,雨水冲刷着这片恶臭扑鼻的泥地,浊流沿着毗邻的河沟直下,这条河正流经郭先生的鱼塘。
大朗农业部门:鱼塘活鱼将严控进入市场
昨日下午,大朗农业部门、环保部门到场勘查。大朗环保部门一名专家称,目前暂无办法控制“垃圾山”污水对下游水体的污染,至于污染程度如何,最迟下周将有结果。
而大朗农业部门一名卢姓负责人则称,将全力协助园方及养殖户将死鱼清走,并对鱼塘作消毒清洁。据称,这两千斤死鱼,将被运到黄江镇作无害化处理。
至于这口鱼塘尚存的2万多斤活鱼如何处理?该负责人称,将对这批塘鱼作检测,以查明是否适宜食用,在得出结果前,将暂停该塘活鱼进入市场。&nbsp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稀薄的黄土掩盖不住下面成堆的垃圾。小图为举报者老郭蹲点拍到的偷倒垃圾卡车。南都东莞读本这周推出东莞垃圾填埋场系列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大朗镇凤山农业园…

稀薄的黄土掩盖不住下面成堆的垃圾。小图为举报者老郭蹲点拍到的偷倒垃圾卡车。

南都东莞读本这周推出东莞垃圾填埋场系列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大朗镇凤山农业园的养殖户老郭看了报道后,鼓起勇气举报了潜藏在身边的非法垃圾填埋场。其称,大朗凤山农业园旁边20多亩农保地变成垃圾填埋场,每晚都有大卡车来偷倒垃圾,持续半年多。垃圾填埋场产生的液体流到附近农田和鱼塘中,导致水质和农作物被污染。

昨日上午,大朗环保分局表示,垃圾填埋场确实对农业园及周边村落农田造成了污染,危害情况正在评估中。大朗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分局表示,将全力追查偷排者身份。

举报 垃圾填埋场附近近百亩鱼塘被污染

每天都有污水排入,再这样下去,60多亩的鱼塘要废了。来自安徽的老郭说,他是在今年4月份承包大朗凤山农业园内60亩的鱼塘,养殖草鱼和大头鱼。刚接手时,就发现鱼塘的水有点问题。三个多月过去,老郭发现,鱼塘的水质越来越差。老郭说,为了让鱼塘的水质达标,他买了一些化学剂,每天按时测量鱼塘水的酸碱性,还做一些简单的污水处理。

8月13日上午,一场大雨后,连接鱼塘的小溪暴涨,雨水和着乌黑的溪水涌进鱼塘。老郭郁闷地说,周边的农户都有意见但都不敢吭声。他看到南都东莞读本陆续报道了关于垃圾填埋场的新闻后,才鼓起勇气向媒体举报。

老郭说,农业园里的鱼塘最少有100亩被污染了,源头都来自永安墓园旁边的垃圾填埋场。

南都记者走访发现,除了农业园内近百亩鱼塘有污水流入外,旁边的农田也流进了污水。前天上午,南都记者跟随老郭寻找源头时,刚好遇到也在寻找污染源头的大朗镇新马莲村工作人员,他们同样是接到村民投诉,称农田和菜地流入了恶臭的污水,种植的蔬菜都死掉了,他们从农田保护区的进水处开始寻找,沿着溪水流经的地方最后也是找到了大朗镇永安墓园门口的空地。

永安墓园左边是一块正在填埋的空地,右边是凤山农业园。一边是绿树环绕的农业园,一边是污水横流,恶臭难闻的垃圾填埋场。

8月13日上午,一台没有主人的挖机停在填埋场中间,旁边还堆放着很多泥土。现场除了闻到恶臭味,并没有发现堆放的垃圾。那些垃圾已埋在泥土下了,他们只在晚上作业。老郭指着被雨水冲刷过的泥地说道,那些裸露的塑料袋和布碎都是之前埋下去的。

蹲点 从底部到顶垃圾大概有10米高

为了找证据,老郭在这里蹲守了好几个晚上,他发现,大卡车晚上10点过来,倒完后立即离开。停在旁边的挖土机随后开始填埋,直到这些垃圾被掩埋在黄土下。白天如果不认真看,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一个垃圾填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