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政府门口集体下跪牵出涉恶人大代表(图)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2070704164651.jpg>
&nbsp&nbsp记者 李世敏
辛辛苦苦养殖的鱼突然被毒死,损失超过17万元,但是事情过去4个多月,仍然不见处理结果。6月26日,廉江市河唇镇丰收村赤竹坑村小组村民钟培操的妻子拿着一份廉江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结论通知书对南方农村报记者说,向其鱼塘投毒的是当地人称“白泥德”的化州人刘玉德,时至今日,刘玉德仍未归案,她的丈夫却因参与群殴而被抓。
刘玉德,化州市新安镇人。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他便开始经营俗称“白泥”的高岭土生意,2002年注册成立化州市德英高岭土厂。据称,该厂年缴税达300多万元。2006年,刘玉德当选化州市人大代表。
2010年4月22日上午,50多名村民手举横幅,跪在化州市政府门口,要求市领导接受其“还我土地,还我活路”的投诉。他们都是新安镇梅仔坑村的水库移民。因与该镇狮子岭村发生土地纠纷,集体到化州市政府门口下跪上访。据此前报道,事件引起广东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时任化州市委书记的秦刚迅速召开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决定立即成立调处工作领导小组,认真处理梅仔坑村群众的上访诉求。工作组经过深入细致的工作,发现引发这次事件的根源,竟是当地的知名企业家、化州市人大代表——刘玉德。专案组查明,刘玉德涉嫌“侵占农田毁坏山林、驱赶同行独霸市场、殴打执法人员暴力开路、纵容马仔作恶为祸一方”等多种罪行。
2010年6月26日,化州市人大常委会作出许可对刘玉德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决定。7月19日,警方获悉刘玉德在珠海现身,当晚9时40分,在珠海警方的协助下,“泥霸”刘玉德在一公园内落网。至此,该涉恶犯罪团伙连同刘玉德在内,共有6名骨干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刑拘。
随后,刘玉德被判刑1年半。2012年初,他刑满出狱。近日,有人在网上发帖称,刘玉德出狱后又重操旧业,在化州、廉江一带做起了非法挖白泥的生意。
今年2月5日(农历正月十四),正值赤竹坑村一年一度的年例时间,每家每户都在准备当天请亲戚朋友聚会的宴席。赤竹坑村小组组长钟培杰和哥哥钟培操也在紧张地忙碌着。二人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事件将打乱他们的生活。
当天下午2点左右,一位正在放牛的村民发现,几辆蒙着号牌的汽车开到钟培杰兄弟的鱼塘附近,车上下来一帮人围在鱼塘边上。
与此同时,钟培杰接到电话,对方让钟培杰兄弟将鱼塘转让给刘玉德,因为鱼塘下面埋藏着丰富的白泥。钟培杰断然拒绝了对方的要求,随后带着几个村民急匆匆往鱼塘方向赶。
“在离鱼塘不远的一个岔路口,钟培杰和另外两个村民一起乘坐的摩托车被刘玉德乘坐的黑色奔驰车撞倒。”村民钟理欢告诉记者,双方随后爆发冲突。混乱中,双方各有3人负伤,刘玉德驾驶的车辆被砸,“两边都是一人重伤、两人轻伤。”当地村民说,“听说刘玉德的手被砍断了。”
刘玉德随后率人离去。事发第二天,钟培操的妻子去喂鱼时发现,有些鱼翻了白肚漂在水面上。随后几天,钟培操的鱼塘不断有鱼漂上来,直到整个鱼塘的鱼几乎全部死亡。
“可能被‘白泥德’的人投毒了。”钟培操的妹妹钟惠平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在廉江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结论通知书中,钟培操鱼塘被毒致死的鱼损失为171540元。
2012年5月9日凌晨,钟培操在家中被廉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人抓走。随后,钟培杰、赤竹坑村小组副组长钟培聪和村民钟刘副陆续被抓走。家属收到的拘留通知书显示,几人“涉嫌聚众斗殴”。
赤竹坑村小组副组长钟炳来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白泥德”2004年曾承包过赤竹坑村土地挖白泥,地点就在事发鱼塘附近,“这个鱼塘原来是村子里的水利塘,后来钟培杰兄弟承包后将其扩大养鱼,在挖塘的时候,发现下面有白泥。”在钟炳来看来,“白泥德”此番前来就是为了夺回地下的白泥开采权。
记者了解到,钟培杰和“白泥德”之前在业务上有过合作,两人一度关系良好,但自2010年“白泥德”入狱之后,钟培杰便决定断绝与“白泥德”的来往,两人因此产生矛盾,“白泥德”出狱不到20天便来和他争夺鱼塘。
除此之外,钟培杰承包的另一块土地也遭到了“白泥德”的抢夺。今年3月,化州市新安镇蛇塘村乐坡村小组组长刘运文连续数次得到“白泥德”的传话,刘玉德要求乐坡村将村南部一块叫做亚婆塘、佰公山的土地承包给其使用。而这块80亩左右的土地早在2011年5月20日就已经被承包给钟培杰,每年租金10400元,租期25年。去年6月到11月间,钟培杰在上述承包土地上开挖鱼塘,并于今年3月15日交纳了6年的租金。
“一个女人怎么能嫁两个丈夫呢?”刘运文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他拒绝了刘玉德的要求,不过对方并未罢休,“他随后找到部分村民,要求人们同意将土地承包给他。”刘运文说,“只要签字,每人就可以得到1500元。”按照刘运文的说法,除了5户村民之外,其余近200户村民都在同意将土地承包给刘玉德的合同上签了字,“听说‘白泥德’单这笔费用就花了三十万元左右。”
“刘玉德的势力现在还很大,一般百姓不敢惹。”一位曾被刘玉德抢过生意的白泥商人告诉记者。
廉江市公安局宣传科一位负责人表示,钟培操鱼塘被投毒案已经被省有关部门列为“三打两建”重点督办案件,但目前还没有到公布案情的地步,所以不方便接受采访。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 1

4月22日,梅仔坑村村民在市政府门前长跪求放人,此时天下着雨,场面异常悲惨。

亲属被抓,多病的老妇没人照顾,小孩近个月没看过爸爸。

泥霸 刘玉德。这个知名企业家、人大代表纠集众恶独霸矿产引发打斗为祸一方
通讯员供图

被毁坏的县道。

金羊网-新快报7月21日报道
昨天,记者从化州警方获悉,7月19日,在珠海警方的大力协助下,化州警方在珠海市将横行化州新安镇多年的涉恶犯罪团伙头目
刘玉德(绰号“白泥德”)抓获,并铲除了该涉恶犯罪团伙,抓获骨干成员6人。

村民下跪牵出市人大代表

化州市新安镇以出产优质高岭土而闻名,当地也出了一位因经营高岭土起家的企业家
刘玉德,据坊间传闻,其身家早已过亿。今年4月22日,一次水库移民的“下跪”事件,将这位“成功人士”拉下马。

当天上午,50多名村民手举横标,跪在化州市政府门口,要求市领导接受其“还我土地,还我活路”的投诉。他们都是新安镇梅仔坑村的水库移民,因与该镇狮子岭村发生土地纠纷,集体到化州市政府门口下跪上访。

事件引起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化州市立即成立由市长任组长的调处工作领导小组,经调查,发现了引发这次事件的根源,竟来自当地的知名企业家、化州市人大代表
刘玉德。

工作组收到大量的群众举报,称
刘玉德在经营高岭土生意时,纠集地方恶势力,侵占田地,毁坏林木,破坏交通设施,肆意伤害地方百姓,独霸一方,当地群众敢怒不敢言。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马仔落网家属集体上访

经过专案组民警艰苦侦查,以
刘玉德为首的地方涉恶违法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逐步清晰。6月19日和21日,专案组展开抓捕行动,将
刘玉德的头号马仔“老虎七”及团伙骨干刘玉强、陈润槐等抓获。其中“老虎七”为逃脱追捕从二楼窗口跳下逃跑,造成其双脚骨折。

6月25日下午,为了给警方制造压力,“白泥德”恶势力团伙落网的马仔家属30多人,串联到茂名市政府集体上访,并四处散播“陈友忠的双脚受伤是警察殴打所致”的谣言。其后,在
刘玉德的策划下,其家属不断向中央、省、市有关部门诬告办案单位民警及主要领导。他们还扬言,如公安机关不“放人”,将继续组织更大规模的上访人员到省上访。

逃亡各地珠海公园落网

6月26日,化州市人大常委会作出许可对
刘玉德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决定。7月19日,警方获悉
刘玉德在珠海现身,当晚9时40分,在珠海警方的大力协助下,“泥霸”
刘玉德在一公园内落网。至此,该涉恶犯罪团伙连同
刘玉德在内,共有6名骨干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刑拘。

据办案民警介绍,
刘玉德相当狡猾,为了逃避警方的追击,不断变换逃亡路线,北京、广州、深圳、佛山、珠海、湛江,以及广西玉林等地都曾留下其藏身足迹。此外,他还不停变换联系方式,民警抓获他时,当场从其身上搜出5台手机和8张手机卡。

目前,警方已初步查明,以
刘玉德为首的涉恶犯罪团伙,自1996年以来,涉嫌强迫交易,故意损毁财物、破坏交通设施、非法占用农田、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刑事案件15宗,涉嫌治安案件30多宗。

事件回放

村民市政府前长跪一小时

4月18日,化州新安镇梅仔坑村村民在镇政府的同意下,前去重新划定之前曾与狮子岭村有纠纷的水田界限,遭到对方干扰,引发冲突,梅仔坑村副村长等6村民被以故意伤害罪刑拘。

4月22日,数十名梅仔坑村村民冒雨在化州市政府门前长跪一个小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各界关注。当时有梅仔坑村民称,狮子岭村抢占水田的真正目的是“想挖田下的白泥”,并怀疑该村村民、化州市人大代表
刘玉德是“幕后主使”,不过村民同时表示“没有证据”。据《南方农村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