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澄迈县大丰镇政府强行填塘 养鱼户欲哭无泪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2070412383498.jpg>何先生的母亲正在给鱼喂食,远处已经被强行填埋
开发商“委托”政府“清场”&nbsp承包者面临巨额损失&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昨天中午11时许,记者来到海南澄迈县大丰镇,在富力红树湾附近见到了鱼塘承包者何先生。据何先生介绍,他所承包的鱼塘位于澄迈县大丰镇盐丁村村委会内,他与土地所有者王某自2011年3月签订了承包合同,合同约定至2014年3月止。&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何先生说,今年6月28日,他突然接到了镇政府的填塘通知,原来王先生的地已经被开发商买下,且镇政府受房地产开发商的“委托”,负责土地收回的相关工作。由于承包合同规定,遇到上述情况合同可自行终止,何先生答应移走池塘内的鱼苗和虾苗,并积极配合鱼塘搬迁工作。&nbsp&nbsp&nbsp&nbsp&nbsp
“我们在接到通知的几天就已积极配合清塘工作,开始抽水捕捞鱼虾,可是镇政府不能不给我们留有清塘的时间啊?这样会造成我们巨大经济损失,镇政府不能不考虑我们养殖户的利益啊!”何先生对镇政府强行填埋其鱼塘的事表示无法接受,他说,自己在这里承包了4个鱼塘,总水面积一共110多亩,目前,其中一个鱼塘已经将近四分之一的面积被填上了,“今天下午他们还会动工填塘!”何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自己110多亩鱼塘里饲养了18万条鱼和300万尾虾,总价值三四十万元,如果再过两个月,这些鱼虾长大了价值至少可达上百万元。说到这些,何先生一再表示政府应该给他留有适当的清塘时间,让养殖户把经济损失降到最低,“清塘抽水捕捞需要一个过程,哪能一下子就清理池塘呢!镇政府不顾我们的利益强行填塘,这样是不是太霸道了?难道镇政府是开发商花钱雇的‘马前卒’吗?”
镇委书记:“让他们自己沟通,不要再来找我了”&nbsp
昨天晚上6时许,记者终于联系到了澄迈县大丰镇的黄书记,就何先生反映的情况进行采访时,黄书记称“我们已经和原土地承包者进行沟通并签订了相关协议。”至于何先生提出的诉求,相关协议已经和原土地承包者签订了,“如果他有任何问题就让他去和原土地承包者王某沟通吧,不要再来找我了!”当记者问及政府与原土地承包者签订相关协议的内容时,黄书记极不情愿,不愿多说。
土地原承包者没有拿到赔偿款对镇政府无奈&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而何先生所承包的鱼塘土地原承包者王某告诉记者,镇政府所签订的协议里确实有约定,土地原承包者收到了赔偿款项政府才会动工填塘,但目前为止,他并没有收到任何赔偿款项,可是何先生承包下来的鱼塘已经填了5天了。对于政府的做法,王某表示无法接受,但又无可奈何。

昨天上午,海南澄迈的养殖户何先生向商报热线反映:“我所承包的鱼塘已经被政府强行填塘5天了,毁坏塘里饲养的鱼虾,再这样下去,可能会给我造成几十万的经济损失啊!”当天中午,商报记者赶往澄迈县大丰镇了解情况,当地镇党委书记黄某称养殖户不要找他!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2070414045766.jpg>何先生的母亲正在给鱼喂食,远处已经被强行填埋
开发商“委托”政府“清场”&nbsp承包者面临巨额损失
昨天中午11时许,记者来到澄迈县大丰镇,在富力红树湾附近见到了鱼塘承包者何先生。据何先生介绍,他所承包的鱼塘位于澄迈县大丰镇盐丁村村委会内,他与土地所有者王某自2011年3月签订了承包合同,合同约定至2014年3月止。
何先生说,今年6月28日,他突然接到了镇政府的填塘通知,原来王先生的地已经被开发商买下,且镇政府受房地产开发商的“委托”,负责土地收回的相关工作。由于承包合同规定,遇到上述情况合同可自行终止,何先生答应移走池塘内的鱼苗和虾苗,并积极配合鱼塘搬迁工作。
“我们在接到通知的几天就已积极配合清塘工作,开始抽水捕捞鱼虾,可是镇政府不能不给我们留有清塘的时间啊?这样会造成我们巨大经济损失,镇政府不能不考虑我们养殖户的利益啊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何先生对镇政府强行填埋其鱼塘的事表示无法接受,他说,自己在这里承包了4个鱼塘,总水面积一共110多亩,目前,其中一个鱼塘已经将近四分之一的面积被填上了,“今天下午他们还会动工填塘!”何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自己110多亩鱼塘里饲养了18万条鱼和300万尾虾,总价值三四十万元,如果再过两个月,这些鱼虾长大了价值至少可达上百万元。说到这些,何先生一再表示政府应该给他留有适当的清塘时间,让养殖户把经济损失降到最低,“清塘抽水捕捞需要一个过程,哪能一下子就清理池塘呢!镇政府不顾我们的利益强行填塘,这样是不是太霸道了?难道镇政府是开发商花钱雇的‘马前卒’吗?”
镇委书记:“让他们自己沟通,不要再来找我了”
昨天晚上6时许,记者终于联系到了澄迈县大丰镇的黄书记,就何先生反映的情况进行采访时,黄书记称“我们已经和原土地承包者进行沟通并签订了相关协议。”至于何先生提出的诉求,相关协议已经和原土地承包者签订了,“如果他有任何问题就让他去和原土地承包者王某沟通吧,不要再来找我了!”当记者问及政府与原土地承包者签订相关协议的内容时,黄书记极不情愿,不愿多说。
土地原承包者没有拿到赔偿款对镇政府无奈
而何先生所承包的鱼塘土地原承包者王某告诉记者,镇政府所签订的协议里确实有约定,土地原承包者收到了赔偿款项政府才会动工填塘,但目前为止,他并没有收到任何赔偿款项,可是何先生承包下来的鱼塘已经填了5天了。对于政府的做法,王某表示无法接受,但又无可奈何。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2070414052793.jpg>村民的土地已被推平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无论是个人行贿还是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的,都应被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在海南省五指山市却有这样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为顺利推进征地补偿和开发事宜,向该市冲山镇番香村一小组长及其他负责人行贿120万元,在事发后,该村小组长被法院以受贿罪、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半,但这家房地产开发企业却安然无恙,并继续被当地政府部门奉为座上宾,项目开发也丝毫未受影响。
120万元“好处费”撂倒村小组长
黄文洲是海南省五指山市冲山镇番香村委会一组的村民,如果没有五指山市毛阳河实业公司的“开发”,他们这个位于五指山市郊的300人小村庄或许还在一片田园风光中继续自己的小日子。2010年,当地政府宣称,他们耕种了40多年的91.52亩土地已经被五指山市毛阳河实业公司以每亩5.27万元的补偿价格征用,即将用于房地产开发,要求村民赔偿征地补偿工作。
“这家公司征用我们的土地,我们根本就不知情,市里、镇里、村里也从来没有就征用土地的问题召集过村民开会讨论。”黄文洲说,征地完全是该村小组长吴德松一个人和开发商以及政府部门操办的,村里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件事情,大部分村民被蒙在鼓里。
黄文洲等村民由此认为,吴德松肯定是收取了五指山市毛阳河实业公司的“好处”才置大多数村民利益于不顾,擅自同意了该公司对村里土地的征用。于是,他们开始向多个纪检监察部门举报,要求有关部门介入调查。
在村民们的不懈举报下,当地检察机关在2011年10月将吴德松带走调查,并于2012年2月向当地法院提起公诉。记者获得的五指山人民检察院对吴德松一案的起诉书显示,吴德松共涉及挪用公款罪、受贿罪两项罪名。检察机关审查查明,吴德松在担任五指山市冲山镇番香一村小组组长期间,在管理番香一村小组土地征用补偿款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村小组土地补偿款10万元,赚取银行利息,用于个人消费;在协助五指山市政府、冲山镇人民政府从事土地征用补偿工作中,利用职务上之便利,受贿120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nbsp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2070414080729.jpg> 吴德松家的楼房在村里如鹤立鸡群
受贿者被判刑五年半
对于这120万元的受贿经过,检察机关在起诉书内进行了相当详细的描述:2010年,毛阳河实业有限公司为了开发五指山市“水木年华”房地产项目,需要征用番香一村小组的土地。被告人吴德松作为番香一村小组组长,负责协助五指山市人民政府、冲山镇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开展番香一村小组的征地补偿工作。
毛阳河实业有限公司为了尽快搞开发,对番香一村南湖的土地款、青苗款和地上附着物进行补偿,多次与农户商谈,但征地工作都无法开展。最后,毛阳河实业有限公司与吴德松多次商谈,达成一致意见,使征地工作得以落实。毛阳河实业有限公司分四次给了吴德松140万元,其中120万元是给吴德松的好处费,20万元是村民的宅基地补偿款。
吴德松第一次收到50万元的当天,在其家门口分给番香一村小组副组长王海忠10万元;在番香一村小组副组长郑秀娟的鞋店分给郑秀娟10万元;吴德松在第二次收到30万元后,在五指山市财政局和加油站之间的村路口,分给番香村委会书记陈英20万元;吴德松第三次收到30万元后,在五指山市海榆南路162路口处,分给毛阳河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海洪10万元;第四次,毛阳河实业有限公司又给了吴德松30万元。前后四次,吴德松共收到毛阳河实业有限公司的好处费120万元,将其中70万元占为己有。
案发后,王海忠退还赃款10万元,郑秀娟退还赃款8万元,陈英退还赃款20万元,梁海洪退还赃款10万元,吴德松退还赃款29.97万元。
2012年2月,五指山市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2012年5月底,该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挪用资金罪和受贿罪判处吴德松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nbs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