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总理登岛引发日本抗议 俄方回应十分强硬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2070408183374.jpg>日本吼得再凶,梅德韦杰夫还是登岛了
俄总理昨赴俄日争议领土南千岛群岛视察,专家称梅氏再度登岛将令两国关系变冷
据俄新社报道,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3日乘飞机抵达俄日争议领土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中的国后岛进行视察。有分析称,此举可能将影响俄罗斯与日本的关系,而这也是野田首相与普京总统就四岛归属相关问题达成对话意愿之后的一大倒退。
俄方再出狠招 领导层将保持视察惯例
报道指出,梅德韦杰夫于当日下午乘飞机抵达岛上的门捷列沃机场。按计划,他将视察岛上的一些工业与社会建设项目并与民众进行会面。
梅德韦杰夫当天早些时候在南萨哈林斯克视察,他在《南千岛群岛社会经济发展》联邦专项计划问题会议上说,俄罗斯政府成员视察南千岛群岛极为重要,将保持这种惯例。他还指出,这么做的原因“十分清楚”,因为该群岛“是俄罗斯领土的重要部分”。
梅德韦杰夫说:“我们今天和同事做了计划,其中包括各部长、副总理视察南千岛群岛,察看最近几年在那里建设的项目、举行必要会议以及和民众交流。”
梅德韦杰夫于2日抵达俄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开启了他的远东视察之旅。其间,他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视察了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的一些建设项目并组织召开相关会议等。按计划,他在远东地区的视察工作将于5日结束。
梅德韦杰夫曾于2010年11月以总统身份登上南千岛群岛的国后岛进行视察,成为首名登岛的俄罗斯国家元首。对于日方抗议,梅德韦杰夫当年态度坚决,未予理睬。次年2月,时任日本官房长官枝野幸男首次在空中远眺俄日争议岛屿。
日本反应强烈 称是“不可原谅的粗暴行径”
日本方面对此事反应强烈,称梅德韦杰夫视察国后岛是“不可原谅的粗暴行径”。莫斯科回应称,俄罗斯对南千岛群岛的主权不容质疑,俄罗斯领导层进行工作视察,这不取决于东京的反应。
据俄新网报道,日本外务省3日发布声明说,外务省召见了俄驻日大使叶夫根尼·阿法纳西耶夫,对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视察国后岛一事表示遗憾。
这份声明称:“日本政府无法接受俄总理视察国后岛,并对此表示深深的遗憾。令人担忧的是,梅德韦杰夫此次视察恐将使近期俄日关系积极气氛转冷。”
据悉,日方坚称对“北方四岛”拥有主权,而俄罗斯先前则认定在“南千岛群岛”归属问题上不存在争议,根本不与日方对话。直至上月,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才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达成一致,初步同意对话讨论四岛归属相关问题。
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3日强调国后岛是日本固有领土,称俄方了解日本一贯立场。
玄叶光一郎表示,“我方已经反复重申总体立场,俄方也很清楚”,强调国后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有意制约俄方。
媒体分析揣测 登岛暗示俄只愿归还两岛?
据俄新网3日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认为,没有必要针对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视察国后岛一事发表评论。
拉夫罗夫说:“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可评论的。政府总理在国内各地视察,并从事促进这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等相关问题。”
拉夫罗夫还表示,俄日两国外长近日将举行会晤,讨论双边合作问题。
日本共同社对此分析称,此事明确传达了普京政府最终解决北方领土(俄称南千岛群岛)问题的意图,即根据1956年签署的《日苏共同宣言》内容:“在两国缔结和平条约后归还齿舞、色丹两岛”,为北方领土问题划上句号。
分析称,普京再次出任总统后即做出上述姿态或有重大政治含义。一直要求归还北方四岛的日本将不得不重新探讨对俄战略。
普京作为总统实际掌握着内政和外交大权,梅德韦杰夫此行不可能未经普京同意。
17世纪,沙皇俄国将其领土扩张到了太平洋沿岸,锋芒直指东亚的中国、朝鲜和日本等国。沙俄的南下扩张不巧却遇上了此时风头极盛的清帝国康熙王朝,两次在雅克萨被击退后,不得不于1689年与中国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南下势头暂时受到遏制。随后,沙俄将目光瞄准了当时更为弱小的日本,千方百计地试图把千岛群岛变为他们的殖民地,到处树立十字架作为占领标志;与此同时,还组织移民,将势力伸向南千岛群岛,从而引发了“日本北方领土问题”。
二战后期,作为苏联出兵打击日本的回报,《雅尔塔协定》规定:“千岛群岛须交予苏联。”为了执行《雅尔塔协定》,苏联在1945年8月15日夜至9月5日之间,使用武力攻占了包括择捉、国后、色丹和齿舞在内的千岛群岛全部岛屿。此后,苏联(包括现在的俄罗斯)也一直实际控制着上述领土。但日本认为,它从没有放弃收回“北方四岛”的要求。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国力大衰,急盼日本经济援助,同时在“重返欧洲”的西向战略受挫之后,更开始重视东方外交,主动谋求改善日俄关系。在此背景下,日本政府感到有机可乘,再次将“北方四岛”的移交问题提上议事日程。但是,尽管俄罗斯需要与日本进行经济交流,但“北方四岛”的战略位置对俄更为重要。而且二战之后,由于苏联国势不断变化,日本在“北方领土问题”上的胃口也越来越大,多次拒绝苏方提案,导致“北方四岛”问题留存至今。
日本解决争端五大主张 盘点 揭秘 南千岛群岛的前世今生
日本政府有关“北方领土”问题主张,早在1955年6月7日,日苏恢复邦交谈判第二轮会谈上,日本代表松本俊一就提出,“齿舞、色丹,千岛群岛及库页岛南部,从历史上看是日本领土,应该就领土问题交换意见”。
按照日本方面主张,俄罗斯方面应该首先无条件归还“北方四岛”,剩下的北千岛及库页岛南部,应该由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有关国家与日本举行国际会谈决定其归属问题。
目前,日方关于“北方领土”问题及如何解决的立场亦多有不同,除了占有主流位置的四岛返回论外,还有以下一些观点:
二岛返还论:按照1955年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首先归还齿舞、色丹,再处理国后和择捉。
三岛返还论:在前一个基础上放弃择捉岛。
共同统治论: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就持这一观点,即类似一战后列强对德国殖民地采取的“共治”模式。
面积二等分论:即不以具体的岛屿,而是按照四岛面积平分,主要由于俄罗斯愿意还给日本的齿舞、色丹二岛相对于另外二岛来说面积太小。此意见是由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在2006年提出,他也因此遭到群攻。
昨日,梅德韦杰夫视察南千岛湾深水港,并参观了那里的鱼类加工厂。
据俄罗斯《观点报》今年5月13日报道,俄萨哈林州州长亚历山大·霍罗沙温表示,今年南千岛群岛将首次迎来来自韩国和中国的投资者,“今年在南千岛群岛首次实施有外国公司参与的建设工程项目。”他透露,“具有丰富水电设施建设经验”的韩国公司将在择捉岛基托维湾参与建设海湾码头的大型工程项目,工程造价约为14亿卢布,预计将于年内完成。霍罗沙温还称:“中国合作伙伴也来到了这一地区,他们将在国后岛上建起大型农场,为当地居民提供农产品。”据报道,霍罗沙温没有透露涉及的中韩企业的名字。
今年3月,6名中国商人被传前往南千岛群岛考察投资。该地市政厅主任古谢夫表示,中国辽宁的一家渔业企业准备投资在当地发展水产养殖业。本版文除署名外据新华社、中新社、《时代周报》
2006年8月3日,俄政府启动“千岛群岛20072015年”发展规划,并为该计划注入180亿卢布。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海产品加工业、市政工程建设、医院、学校和能源问题被列为优先发展方向。其中,政府资金的很大一部分用于对当地居民的生活补助,目的是促进人口增长。截至2010年,择捉岛有居民约8000人,国后和色丹各有4000人,齿舞岛上驻有若干边防巡逻队员。居民大多数是俄罗斯人,以年轻男子居多。
由于这四个岛屿距日本比俄本土近,所以岛上的日本货要比俄货多。当地居民穿的是日本防寒服,开的是日本二手车,家用电器更是“日本制造”。但岛民们并不买日本的账。他们认为,这是日本商人在掏空俄罗斯人的钱袋,不值得感恩。
全俄社会舆论中心提供的民意调查显示,73%的当地居民反对将北方四岛归还日本。
重庆晨报记者连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俄罗斯问题专家李自国
俄罗斯人在下一盘更大的棋
两年前,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梅德韦杰夫就曾登上过俄日间存在争议的南千岛群岛的国后岛进行视察,也因而成为首位登岛的俄国家元首。此次再度登岛,其背后究竟是何种用意?两国间的关系将会何去何从?昨日,重庆晨报记者连线采访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俄罗斯和中亚问题副研究员李自国。
第二次登岛用意何在?
李自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梅德韦杰夫此次登岛,一是想向俄罗斯民众展示一下,自己作为俄罗斯的新任总理继承了原来作为俄总统时的形象,也就是不在领土问题上选择让步的强硬立场。其次,在外界看来,梅德韦杰夫一直是相对亲西方的自由派,在某些问题上与普京总统走的是两个不同的方向,而梅德韦杰夫昨日登岛也是在向外界明确宣示,在维护俄罗斯的国家核心利益方面,他和普京总统没有任何区别。
李自国认为,从根本上讲,梅德韦杰夫此次登岛亦非单纯为强调俄罗斯对南千岛群岛拥有领土主权,俄罗斯近年来加强了对南千岛群岛的开发和建设,已经在四座岛屿上修建了机场,铺设了公路,建设了码头和加工厂等等。登岛之举也旨在宣示其将开发南千岛群岛作为发展远东地区的一个战略组成部分。
俄日关系将走向何方?
梅德韦杰夫前次登岛已引发日本的强烈抗议,昨日再次登岛必定会激起轩然大波,而俄日关系将朝哪个方向发展不免惹人猜想。
李自国告诉记者,俄日关系的核心问题其实还是有关南千岛群岛的领土争端问题。在现时情况之下,俄日双方在此问题上很难达成一致,俄罗斯在国家经济最为困难的时候,曾经提出要归还南千岛群岛中的两个岛,但日本方面当时并没有接受俄方的归还计划。如今,俄罗斯的经济状况逐渐复苏,也渐趋回归到强国的地位,俄日两国日后在领土问题上的争端将会更加激烈。
俄态度有利钓鱼岛争端?
此外,梅德韦杰夫早前在视察时曾明确表示,俄罗斯政府成员将会保持视察南千岛群岛的惯例。现如今,俄政坛格局已是“王车易位”,昔日的总统梅德韦杰夫变成了总理,而曾经的总理普京再度成为总统,这是否意味着普京也会在未来某个时候以俄总统的身份前往南千岛群岛进行视察?李自国认为,登岛不一定非得是俄罗斯总统本人,俄政府的国防部长或者是其他各部部长都可以登岛,做出登岛举动只是为了表明这些地方是属于俄罗斯的领土,可以对其行使主权。俄总理去登岛也不过是强调这一点,对外表明一种态度。普京总统今后去与不去并没有特殊的意义。
近来,中日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也是纷争频繁,有观点认为俄罗斯对日本的强硬态度将有利于钓鱼岛争端的解决。李自国对此表示,这两者间并没有产生直接的联系和影响。重庆晨报记者&nbsp郭承斌
前景 居民 解读 南千岛群岛将迎中国投资 用日本货却不买日本账
梅德韦杰夫再次登上俄日争议岛屿,扫描魔扣可观看相关视频。
南千岛群岛位于堪察加半岛和北海道之间,目前实际在俄罗斯控制之下,日本方面称之为“北方领土”或“北方四岛”,总面积5038.33平方公里。南千岛群岛中,择捉岛面积最大,约3200平方公里;其次是国后岛,面积约1500平方公里;第三大的色丹岛面积约250平方公里;齿舞群岛是个小群岛,同时也是最小的岛,面积约100平方公里。
南千岛群岛资源丰富。四岛附近正好是南北暖流寒流交汇之处,从而形成了暖寒流鱼类相聚的场所,因此这里有“鱼类宝库”之称。另外,这里还蕴藏着铁、硫磺、钛、铜、石油等地下矿产资源。
南千岛群岛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其军事价值不可估量。这里有得天独厚的隐蔽性,能够实现彻底的通讯管制。大型舰队部署在天然的深水良港中难以被发现。
南千岛群岛还拥有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国后和择捉两岛风光迷人。

  在打击日本渔民“越界”问题上,俄罗斯也毫不含糊。6月26日凌晨,俄国境警备局在国后岛附近海域扣押了2名日本人乘坐的船,船上发现了大量干海参。俄方通报称,该船在国后岛西北海域无视俄巡逻艇的停船命令,向北海道知床半岛方向逃逸,之后在日俄中间线附近被扣押。

  近年来,要求俄方归还北方四岛的日本协会和集团数量不断增加,对俄罗斯的态度也日趋强硬。日本非商业性组织“国际关系论坛政策委员会”2008年就建议日本内阁,应当对俄持强硬立场,不必担心两国关系可能会恶化。

  普京曾表示,“俄罗斯没有一寸领土是多余的”。这或许意味着俄罗斯不会在领土问题上有丝毫妥协。

  “对俄罗斯而言,南千岛群岛问题是‘如何开发’的问题,对日本而言则是领土争端问题……如果日本在这一问题上采取强硬态度,它将一无所获。”俄罗斯科学院东亚问题专家艾尔基娜·莫洛基亚科娃说。

  普京今年3月1日接受了日本《朝日新闻》的采访。其中,他提到了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该宣言中写有将齿舞、色丹二岛交付给日本的内容)的有效性:“我们曾准备履行被戈尔巴乔夫否决的《日苏共同宣言》,但日本方面却要求归还全部的4个岛屿,这让一切又返回到了起始点。”对于日俄领土争端,普京使用了柔道中的“平局”一词。“柔道家并不是为了胜利,而是为了不失败才迈出带有勇气的一步。我们并不追求胜利,双方应在互相妥协的基础上达成一致。”普京说,“这就像是比赛中的平局。”

  俄罗斯不光在言语上强硬,在行动上更是强化“实际控制”。

  日本政府方面还从法律层面确定北方四岛为日本固有领土。2009年6月11日,日本众院通过了《关于加强解决北方领土特别措施修正案》。该修正案明确规定,北方四岛为日本“自古以来的领土”,并要求日本国家机构为北方领土“尽快归还”付出最大努力。

  日媒指出,在俄罗斯,不少人认为“普京无意让领土问题产生巨大变化”。日本始终要求收回4座岛屿,而俄罗斯的原则性立场也并未改变:即使领土磋商取得进展,也希望仅归还齿舞、色丹两岛。这让日本面临两难——如果接受俄罗斯先归还齿舞、色丹两岛,那么择捉和国后两岛很可能要不回来;如果坚持四岛捆绑解决,则根本看不到希望。

  “柔道外交”难解领土争端

新葡亰平台游戏网址 1
  当地时间7月4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登上俄日争议岛屿“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中的择捉岛。

新葡亰平台游戏网址,  这不是梅氏第一次登上南千岛群岛。2010年11月,时任总统的梅德韦杰夫访问了国后岛。而在那之前,不论是苏联还是俄罗斯的最高领导人,都未曾去过南千岛群岛。因此日本政府极为震惊,时任首相菅直人称之为“难以容忍的粗暴行径”,俄日关系因此陷入最低点。但在俄方看来,俄总统有权访问自己国家的任何地区。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谢尔盖·卢佳宁认为,俄领导必须访问南千岛群岛,以便在法律上和事实上证实俄对这一领土的管辖。

  “北方领土”:日本“可望而不可及”

  今年5月,克里姆林宫消息人士告诉俄新社,任何一位俄罗斯总统都不会将南千岛群岛交给日本。他说,日本已错过了获得争议岛屿的历史性机遇,两国关系早已蒙上“南千岛群岛问题”的阴影。俄外交部不断重申,该群岛“曾经是、现在是、未来还将是我们的领土”。

  日本政府密切关注着梅氏一行的举动,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俄罗斯政要前往北方领土,与日本的立场相左”。6月25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曾这样声称。而俄外交部也针锋相对,反过来谴责藤村言论“不恰当”,并表示“南千岛群岛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领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