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水产养殖场:搜国际信息寻找价格高点

广州市白云区洲记养殖场位于广州中北部重要的商贸集镇——白云区江高镇。老板刘炳洲早年开办过工厂、从事过房地产开发,于2003年开始经营洲记养殖场至今。目前请有6个工人。&nbsp&nbsp&nbsp&nbsp该养殖场位于江高镇五丰村委会,占地300余亩,分布在3个地方,每个地方都大约是100亩。记者采访的场有100亩,共8个塘,其中5个塘养成品鱼,15亩大小的有3个,20亩大小的有2个,还有3个标粗,分别是7亩和4亩、4亩。&nbsp&nbsp&nbsp&nbsp养殖场主养罗非鱼、叉尾鮰,套养四大家鱼。养殖场是典型的鱼鸭混养模式,每亩鱼塘一般有70-80只白鸭。鱼塘水深普遍在2-2.6米深,水源是地下水,常年呈酸性,PH一般为5.6。&nbsp&nbsp&nbsp&nbsp往年,养殖场一般有2种放养模式,一种是罗非鱼放2000尾/亩,叉尾放1600尾/亩,套养四大家鱼,全年一批。一次性放鱼,轮捕。另外一种是养罗非鱼,套养四大家鱼。2011年,第一批罗非鱼放2000尾/亩,第二批放1500尾/亩。四大家鱼的套养数量都一样,分别是草鱼50条/亩,大头50条/亩,鳊鱼100条/亩,鲤鱼150条/亩。
在往年密度比较高的情况下,刘炳洲一直坚持预防为主的养殖理念,平常用底改净及各种菌种。底层放鲤鱼可以吃鸭粪,减少污染。还与顺德某专业的水产技术服务公司合作,由该公司提供养殖技术支持。&nbsp&nbsp&nbsp&nbsp在饲料、人工、电费都上涨的环境下,罗非鱼的价格却是跌、跌、跌。让罗非鱼业界尤为不平衡的是,2011年众多水产品的价格都在高位运行,唯有罗非鱼自5月份掉价以来就几乎没有涨过。而10月份的小幅上涨,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自此之后,价格一路下行,原本期待今年上半年出现的价格回涨也没有出现。因为塘头价跌破成本,5月15日,海南甚至出现了经销商与养殖户联合抵制饲料涨价的紧张局面。如此低价让众多养殖户“伤不起”。相比之下,刘炳洲显得“淡定”不少。曾经办过工厂,做过房地产生意的他,面对低迷的市场,自有一套与他人不同的养殖与销售思路。
“想办法打时间差”&nbsp&nbsp&nbsp&nbsp&nbsp“今年广东的投苗情况怎样,海南、广西呢?”初见《农财宝典》记者,刘炳洲就不断向记者询问起各地的罗非鱼行情。刘炳洲称自己对养鱼没有什么技术经验可言,基本上都是不断学习别人的养殖经验,但对市场信息却十分敏感。他表示,他是半路出家养鱼,养殖获得成功靠的是“朋友提供信息”。&nbsp&nbsp&nbsp&nbsp刘炳洲经常与种苗场、饲料厂以及鱼中保持密切联系。广州华轩公司与其有合作关系。总经理张轩介绍,刘炳洲每周都会和他通两次左右的电话,详细交流近期苗种及鱼价信息。“通过了解几个大苗场,大致就可以知道今年种苗的销售情况,由此预测明年的市场需求。”刘炳洲还表示,了解饲料厂尤其是大饲料厂哪种饲料卖得多、销量如何、销往哪里,就大致可以估计各地的养殖情况,而联系鱼中则可以知道哪种鱼好卖,都卖到哪里去,有没有新的渠道等。&nbsp&nbsp&nbsp&nbsp除了关注国内信息,刘炳洲也同样关注国外信息。波士顿鱼展订单变化、10月份西方需求量增多等,都是他关注的内容。“不管怎样,我获得了信息之后,就可以想办法打时间差。”刘炳洲认为,这些信息对其选择放养模式及销售时间点都很重要。
收集信息卖高价&nbsp&nbsp&nbsp&nbsp国内罗非鱼销售一般都以出口为主,鱼中到塘头收鱼,然后再转卖给加工厂。养殖场离花都的一间加工厂很近。但他并没有与加工厂签订购销合同,成为加工厂的“注册塘”。五丰村离广州市场近,地理环境好,交通便利,刘炳洲选择自己判断市场,根据加工厂与内销市场的价格不同,有选择地确定销售渠道。&nbsp&nbsp&nbsp&nbsp“市场规律是很难捉摸的,但基本信息要了解。”刘炳洲告诉《农财宝典》记者,去年7月份,广佛市场上销往加工厂的罗非鱼塘头价大约是4.3-4.4元/斤,他销往广州市场,可以卖到4.6元/斤,12月份市场普遍是大约是3.3-3.4元/斤,他却可以卖3.6元/斤。今年年初,当罗非鱼市场上塘头价在4元/斤上下徘徊时,刘炳洲却卖到了平均5元/斤的高价,总共卖了10万斤。他表示,能够卖出比市场均价高的价钱,主要是依靠收集各地的信息。&nbsp&nbsp&nbsp&nbsp除了罗非鱼,叉尾鮰养殖也让刘炳洲获得了不错的收益。2011年叉尾鮰非人均价为7.5元/斤,为历年来最高。叉尾鮰在国内很多地方,尤其是湖北、湖南等地大规模养殖,并出口到美国等国家。2007年,受美国自动扣留政策影响,叉尾鮰产业受到严重影响,产量大规模下降,价格也一路走低。不过,近3年来,叉尾鮰价格逐年回升。2011年,叉尾鮰高的时候都达到了15元/斤。刘炳洲看准这几年的价格回暖,大规模养殖叉尾鮰。“去年的养殖成本大约是5元/斤,按7.5元/斤的价格来算,收益还是不错的。”
坚持就能赚钱&nbsp&nbsp&nbsp&nbsp&nbsp近几年来不断暴发的链球菌病以及极不稳定的市场行情,让不少养殖户对罗非鱼失去信心。今年许多养殖户都没有放养罗非鱼,即使投苗,也减少了投苗量。&nbsp&nbsp&nbsp&nbsp为了规避风险,刘炳洲今年也减少了罗非鱼的投苗密度。混养叉尾鮰的塘,密度由往年2000尾/亩降低到1000尾/亩;没有混养叉尾鮰的塘,密度由往年2000尾/亩降低到1600尾/亩。与此同时,他已经定了70万奥尼罗非鱼苗,计划养到明年出售。“下半年行情估计不大好,但明年上半年肯定是要搏一下的。”
刘炳洲的举措是根据自己的一套投资心得所定的。他说,“养鱼和做生意一样,也要有三年的本钱,如果前两年都亏了,第三年大家都退市时,你还有本钱继续做下去。这一年,你再坚持下去,就可能做起来。”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福建漳州市的龙文区、芗城区、南靖县这一带区域,以黑罗非、红罗非的养殖闻名,在其多年的养殖历史中罗非鱼算得上是一直以来相对比较稳定的水产品种。而当地还有另一热门品种——斑点叉尾鮰,因其受环境和气候影响比较大,每年的养殖情况都大起大落难以预测,牵动着市场大幅的波动,一直都是被重点关注和讨论的对象。2007、2008年养鮰鱼几乎没有不亏钱的,当时价格低至2.4-2.7元一斤,2009年又出乎意料地涨至10元多一斤,2013年又一次跌到3元多的谷底,过山车般的行情变化,让当地养殖鮰鱼的每年都揣着一颗不安的心,所幸近两年行情还算稳定,尤其去年市场又是一片涨声。

陈春海现在全程都用大北农水产的淡水鱼料,从2014年开始尝试,通过实验和对比发现料比降低了很低,能达到1.33:1,跟以往的1.4-1.5料比有很大优势,且鱼的健康状态也更好,发病率低,陈春海说这跟饲料中的微生态活菌有很大关系。除此之外,这种鱼料粉碎系数高,有助于鱼类的消化吸收,鱼的排泄量减少也降低了水质的污染,重要的是不同的鱼种都能摄食并长势很好,比如混养的草鱼10个月时间能够达到5、6斤的规格。

南靖县靖城镇大房村的养殖户陈春海,11亩塘主养斑点叉尾鮰,跟白鲢、花鲢、罗非鱼、草鱼、鲫鱼、鲤鱼混养,去年清明前放的苗,密度为4000多尾/亩,年底10月份全部清塘卖鱼,斑点叉尾鮰亩产4300斤,所有养殖品种加起来亩产达到7000斤,亩利润有2万元/亩左右。

去年10月份起斑点叉尾鮰市价一直在涨,陈春海在年底就将所有鱼清塘卖掉,那时鱼价已经升到7元多一斤,陈春海认为这是个较好的时机,虽然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鱼价还会继续上涨到8、9元/斤,但他选择将鱼这时出完是个比较保险的做法,因为按当时的价格已经能有一个不错的收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