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禽流感影响 梧州养鸡企业和鸡农不断“失血”

2月18日,面对场里的压栏鸡,藤县塘步镇沙田村鸡农范勇全愁眉不展。

藤县塘步镇沙田村,曾经是梧州市及周边地区远近闻名的“养鸡专业村”。2月18日,有当地村民表示,受鸡价长期低迷冲击,有一半的鸡农已弃养活鸡。

梧州市水产畜牧业协会副会长李开达介绍,去年4月至今,梧州市养鸡业的亏损估计有一亿多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政府部门应及时出台政策,引导、扶持及挽救正在“失血”的活鸡产业。

现状:养得越多亏得越多

范勇全夫妇是藤县塘步镇沙田村鸡农。2月18日,面对山林里的7000多只活鸡,范勇全愁眉不展,他说:“没人收鸡,我的鸡怎么办?”

范勇全是梧州市众多养鸡规模不等的鸡农之一,在禽流感阴影笼罩下,他未能逃过亏损。自去年5月开始,进山里收鸡的车子开始减少。他说:“以前一辆大货车一次拉走200笼至300笼鸡,现在来的都是小车,每次拉20笼至30笼鸡。”

按照范勇全和藤县荣达农牧公司的“公司+农户”养殖合同,在饲养112天后,公司将回收出栏活鸡。范勇全计算过,每只鸡有2元~3元的利润。

现在130多天了,公司只回收了3000只活鸡,还有7000多只鸡待在山上,天天吃料。范勇全诉苦:“过了最佳出栏时段,鸡的肉料比会降低,养得越多、越久亏得越多。”

范勇全的妻子估计,再养10来天,夫妻俩算是白干了。令他俩更烦恼的是,以前养殖企业回收活鸡后总会在45天内回款,现在已拖至90天。

鸡价长期低迷、饲养的鸡卖不出,令范勇全有了放弃的念头。但为了养鸡,他已投入10多万元,包括交给公司的风险押金5万元,建设鸡舍、租赁山林的5万多元。

“养鸡的钱都是借亲戚的,现在退出就没法还债了。”范勇全表示,如今每逢看到村里的外出务工人员安稳地领到酬劳,他就羡慕不已。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在范勇全的鸡场外,竖立着一幅关于沙田村的宣传牌,上面显示:在党员带头人梁少贤等养鸡专业户的带动下,2010年的沙田村养鸡户发展到120多户,已建鸡棚134个。

18日下午,梁少贤表示,受禽流感风波影响,目前沙田村的养鸡户已减少至30户,在用的鸡棚只有60个。

价格:收购价与批发价倒挂

对范勇全面临亏损的遭遇,梧州市多家大型活鸡养殖企业表示,这是普遍现象。此外,企业直面市场,替养鸡户承担着“毁灭性的灾难。”

“现在的收购价格与批发价格倒挂。”藤县巨东种养公司经理张家庆表示,按“公司+农户”模式,无论活鸡市场批发价如何波动,收购鸡农的活鸡价是不能动的。

新葡亰平台游戏网址,目前,藤县巨东种养公司和荣达农牧公司的活鸡收购价均为每市斤7元,市场批发价“倒挂”为每市斤4元~5元。张家庆表示,现在每售出一只活鸡,公司就要亏损10元。

活鸡销售速度慢,企业只好向鸡农补贴饲料。岑溪外贸鸡场公司董事长李开达介绍,
“古典三黄鸡”每市斤收购价为14元,然而市场批发价为每市斤11元左右。

在这个“非常时期”,外贸鸡场公司与鸡农约定,鸡农自行承担10天的饲料费用,对饲养150天之后未能回收的活鸡,公司将免费发放饲料。

目前外贸鸡场公司有40多万只活鸡压栏,李开达说:“这些压栏鸡每天吃掉10多万元的饲料。公司现在每个月亏损的饲料款达300万元以上。”

采访中,不少活鸡养殖公司均表示,正全力保护鸡农利益,情愿企业多亏一点,也尽量保住鸡农利益。有负责人表示,不这样做的话,就怕鸡农们伤透了心,以后再也不养鸡了。«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