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卖肉·成才模式

据《广州日报》报道,当年湖南某地的文科高考状元、有17年党龄的刘健君,毅然放弃都市生活、辞去事业单位的铁饭碗,回到家乡养起了乌,过上了“日理千鸡”的生活。今年1月,他养的第一批乌鸡和乌鸡蛋问世,朋友吃后纷纷感叹鸡有鸡味,蛋有蛋味,这让刘健君更加坚定了将养鸡进行到底的信念。这件事令人不禁想起当年轰动一时的“北大毕业生开肉铺子”事件,这两件事表面上看起来就有不少相似之处,仔细思考起来,这里边显示出来的“成才模式”还真是有很大的启发性。

一群黑毛发亮的乌鸡在帽峰山下上树、晒日光浴、听音乐、吃玉米小麦,住着申请了专利的豪宅鸡舍……这是记者最近在广东帽峰山采访时看到的一幕。

记得当年出了北大毕业生陆步轩在西安卖猪肉这件事之后,当时的北大校领导语出惊人:“北大的毕业生开肉铺子卖猪肉是很正常的。”他认为,卖猪肉卖得好也是人才。似乎正是为此作注脚,不久之后又有财经类媒体报道北大才子陈生两年时间在广州开设了近100家猪肉连锁店,营业额达到2个亿,被人称为广州“猪肉大王”。陈生十多年前放弃了自己在政府中让人羡慕的公务员职位毅然下海,倒腾过白酒和房地产,打造了“天地壹号”苹果醋,后来又创造出“猪肉定制”的新模式,靠所谓绿色环保猪肉“壹号土猪”使自己成了千万富翁。

去年7月,在广州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刘健君,毅然辞职跑到帽峰山过上了“日理千鸡”的生活,试验养殖全黑快乐乌鸡。今年1月,他养的第一批乌鸡和乌鸡蛋面市,朋友吃后纷纷感叹鸡有鸡味,蛋有蛋味,这让刘健君更加坚定了将养鸡进行到底的信念。

这次刘健君的“成才模式”与此有些相似,他是看准了如今“鸡没鸡味,蛋没蛋味”的现实,决心道法自然,养一批自由自在的乌鸡,卖一些无激素、无抗生素残留的乌鸡蛋,别的乌鸡都是70天到90天就宰杀上市,而他的乌鸡都有180天以上的寿命。不仅如此,刘健君的鸡舍并不臭,据说是运用了一位农学教授免费提供的专利产品,应用发酵床技术,用微生物分解鸡粪,生态、环保、不污染空气与水源。和陈生相仿,他们打的都是“天然、健康、环保”这张牌。

看中帽峰山环境

刘健君称:“我养鸡,道法自然。鸡本来就属鸟类,它就应该像鸟儿一样会飞翔、会奔跑、会鸣唱。我选择做这个项目,就是要让鸡恢复天性,给鸡权利,鸡自会赐予我们营养与健康。”而他的成功之路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从陆步轩、陈生,到刘健君,这些人的境遇都有一些共性:小时候成绩好——考入名牌大学——毕业后进入企事业单位——单位不行——跳槽或下海。这三个人目前的状况正好代表了三种下海后的可能性:陈生成功了,当上了“猪肉大王”;刘健君正处于爬坡期,虽然还未成功,但已看到了曙光;陆步轩人到中年还没有成功,仍在苦苦奋斗,但也不是没有希望。三种状况都是正常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遇到的,正因为如此,这类事件才对我们有价值。这些昔日的才子们,启发人们对成才模式有这样的认识:机会往往就存在于一些所谓的“歪门邪道”,出奇制胜,独辟蹊径,也许成功就在山的那一边。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谈到养鸡的初衷,刘健君说:“广州人素喜食鸡,可大家总感叹现在鸡没鸡味。经考虑,我选取了做乌鸡这个项目。之所以在帽峰山下养,是看中了这里的空气和水源好。培育出广州最好的乌鸡与鸡蛋,这是我的理想与追求。”

记者在帽峰山下采访时,初看到乌鸡居然飞上荔枝树枝头时,着实吃了一惊。对此,刘健君笑曰:“我养鸡,道法自然。鸡本来就属鸟类,它就应该像鸟儿一样会飞翔、会奔跑、会鸣唱。我选择做这个项目,就是要让鸡恢复天性,给鸡权力,鸡自会赐予我们营养与健康。”

刘健君告诉记者,当这些乌鸡还是鸡宝宝时,是搭乘飞机从北方空运到广州来的。采用原生态的放养方式,鸡们生活健康,体育锻炼多,身体抵抗力明显比笼养的鸡强。

到农村做起了鸡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