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不易记者体验“臭活”吐了

正午时分,几位女白领说说笑笑地来到楼下的家常菜餐厅,她们讨论着昨晚美食纪录片中做红烧肉的画面,大家一直要求点一份“解解馋”。肉一上桌,大家纷…

正午时分,几位女白领说说笑笑地来到楼下的家常菜餐厅,她们讨论着昨晚美食纪录片中做红烧肉的画面,大家一直要求点一份解解馋。肉一上桌,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拍照上传,可放下手机,女士们却只夹瘦肉,对肥肉视而不见。一位称自己正在减肥,另一位说肥肉太腻。临走时没人说打包,半盘肉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尽管猪肉是饭桌上最常见的菜肴,但对很多只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城里人来说,他们很少会去想这猪肉的来之不易。从一头小猪到出栏需要经历多长时间?这期间需要付出怎样的艰辛和汗水?6月7日,记者来到京郊生猪养殖场,从工人手中接过木棍、铁锨,为猪补料,铲粪,听养猪人讲述养殖的不易,在猪圈里为您摸爬滚打出这一期的养殖场报告。

猪圈太臭实在憋不住吐在了口罩里

谁也没想到一场急雨过后,北京的天空会被洗涮得如玻璃杯般纯净透亮,在平谷区刘家店镇的邢彦文生猪养殖场,青山把蓝天映衬的更加迷人,但这里的工人们无暇顾及美景,早早地开始了猪舍的劳作。平房内,来自内蒙古的老池拿着铁锨,正小心翼翼地将猪栏里的粪便铲出,再贴着有些发霉的墙皮,把猪粪运到户外。当养猪工15年来,老池每天坚持凌晨四点起床,中间午休一会儿,然后一直要在猪圈内干到晚上9点。

去年此时,正是老池最难捱的一段时光,他在铲粪时被一头两百多斤的大母猪用鼻子顶起,整个人在空中悠了半圈,重重地摔在了猪栏上,造成肩膀骨折且韧带断裂,一起合作了十几年的湖北老板刘德学花了6万块钱的医药费。等身子痊愈后,老池再次回到了工作岗位。

干臭活,你行么?老池调侃地说道。记者站在猪舍边,并没有闻到明显的臭味,但苍蝇很多,感觉随手就能抓到几只。由于第一次深入猪舍,记者趁老池在前引路的工夫,戴上了事先准备好的口罩,径直来到老池的办公地点。

这是一间近百平方米的平房,屋内的光线十分昏暗,并能感觉到一种让人起腻的潮湿。尽管条件恶劣,但眼前温馨的画面令人动容:一头两百斤重的猪妈妈侧躺在产床上,正在给刚生下来20几天的小猪崽喂奶。小家伙们围在母猪身边欢呼跳跃,就像一艘艘归港的舰艇。然而,母猪妈妈身边臭气极重,顾不上老池的介绍,记者赶紧跑到屋外透气。

养猪人挣的就是这份臭钱,老池说。稍作休息,他把记者带到培育室里的小猪身边,这里味儿小点。记者接过老池手中的木棍,开始给小猪们补料,食槽里的饲料有几十公分厚,需要人力不断搅动,让饲料从食槽下的小孔渗出,给圈里五座料池补料后,老池开始带记者铲粪。

这几天风轻气爽,猪宝宝们也胃口大开。铲粪时,要先把小猪赶到一边,防止铁锨将其碰伤,然后把粪便归到一起再移出。老池看记者干得不错,便问:大屋敢不敢去?言下之意,母猪妈妈的粪显然更具挑战性。果不其然,刚到大屋门口,浓厚的臭气就扑面袭来。工作了半小时后,记者有些懈怠,无意中深吸了一口气,顿时觉得胃内翻江倒海,赶紧捂着嘴跑出了猪舍,就这样还是没忍住,直接吐在了口罩里。

意外发现猪场里有一个大学生猪倌

看到记者的反应强烈,92年出生的小薛似乎找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让记者感到惊讶的是,在这家偏僻的养殖场里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位大学生猪倌。小薛是老板刘德学的老乡,河南畜牧大学的一名本科生,由于学校要求学生们在毕业前必须到一家养殖场实习,小伙子锻炼了半年后,明天准备回学校领取毕业证。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小薛便回屋睡觉了。老刘告诉记者:小薛心情一直不太好。

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呢?原来小薛来猪舍实习后,发现学校教的养猪知识和现实情况不一致,心里感觉非常郁闷,哪哪都不一样,干啥啥干不好。小薛受不了猪圈的气味,更受不了养殖场里永远干不完的粗活累活,经常干一会儿就要回屋休息。今天中午,小薛和大家一起吃了散伙饭,喝了不少酒,饭桌上,小薛说:学了不少,但可算能离开猪场了。老刘说,小薛今后的目标是作一名猪场的管理人员。

养猪不易小猪要长成至少4个月

带着一身的臭气,记者来到猪圈边老刘的简易房里,猪的味道确实很重,嗅觉的适应需要一个锻炼的过程。老刘说,现在养猪的环境已经比他刚入行时好了很多。如今,人们对猪的品质要求越来越高,卫生检疫也愈发标准,这就需要养猪人注入更多的心血。

今年,老刘引进了美国纯种的瘦肉猪100头,但配种率仅有50%,小猪的成活率相对平稳,达到了70%至80%。在经过断尾、剪牙、剪脐带和超免等工序后,终于迎来这批幸运的小猪崽降生。

刚出生的小猪抵抗力低下,严格控制培育环境成了养猪人最操心的事。为保持培育室的温度和母体接近,养殖人员要先将小猪们抱进铺着电褥子、电烤灯的保护箱。出生半小时后,小猪崽要吃初奶补充体力。三天后,猪崽可能发生缺铁性贫血,养殖人员会逐个打上补铁针。六七天后,为防止小猪得猪瘟、口蹄疫和狂犬病,要对小猪们做第一次防疫。

小猪出生28天后断奶,然后离开保护箱进入培育室。养猪工要将猪按大小分栏,为病猪治病。再过30多天后,小猪进入大圈,养猪工就开始补料、铲粪的日常管理工作。期间,小猪体重超过50斤时,需要再做一次防疫。如果小猪长势良好,4个月后会长到200斤左右,就具备了出栏的条件。

每头小猪都是独立的生命,都需要养殖人员单独的照看。每天铲粪后,还要先后两次给猪圈消毒,还要为小猪配制可口的饲料。

老刘介绍,目前的猪料成分都是高能量的奶粉、鱼粉、玉米和大豆,这样才能保证营养吸收。一些小猪刚开始还不会吃料,需要工人把料抹在它们嘴边。由于担心带来疾患,正规注册的猪场早已不喂泔水,猪其实是相当挑食的,咱家猪就爱吃酸甜口的。老刘风趣地补充道。

猪就跟养自家的娃一样,懈怠不得。6个月的时间内,养猪工人漏过任何一道日常管理,都有肯能会造成仔猪死亡或肉质受损,在刘德学眼中,养猪人或许是最辛苦的农民了。

赚钱更难肉价下跌养猪户有苦难言

采访中,坐在老刘身边的还有一位中年男子,他很少发言,可嘴里的烟却一根接一根,烟灰就不能往垃圾桶里弹吗,擦几次了?老刘边拿来墩布边告诫他,可他却一直顾不上这些细节。听老刘完整的讲述完养猪过程后,他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原来,他也是一名养猪专业户,今年引进了40头种猪,眼下已全部被淘汰,加上各类养猪所需成本,直接亏损达到50万元。

按现在5元一斤的收肉价格,我每卖一头猪就亏400块钱,不卖亏得更厉害。这位中年男子说,养殖业的低迷正在全国蔓延。成猪出栏后,猪肉的价格由屠宰场来定,养殖户辛苦了半年,在价格上却没有发言权。

每年春节,猪肉都会涨价,但你们或许不知道,那时候屠宰场收肉的价格反而会更低。这令记者十分不解。他解释称,尽管春节期间市场对猪肉的需求量大,但有中间商借机压低收肉的价格,所以在政府稳定物价,肉价上涨不大的情况下,中间商们向下抽走了更多利润,让养殖户日子更加难过。

养猪的唯一保障就是每死一头猪,有80块钱的补偿款。老刘说。这些年猪肉价格持续走低,今年四月份全国肉价迎来最低谷,外地已经基本破五,北京市场也快价格触底了。最近社会号召反对铺张浪费,公款吃喝少了,对猪肉的需求也减少了。老刘希望菜市场上的肉价在保持稳定的同时,相关部门能看到养殖户目前的窘境。眼下不少养猪人临近破产,开始抵押家中房产、车辆,坚持,就为了等待肉价能回升,别无他法。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直至采访结束,这位爱抽烟的中年男子也不愿透露姓名,他是怕同行知道了面子上过不去。老刘笑着说。

养猪人心声最不想看到的是浪费

浪费肉食更让人觉得可耻。老刘说,在过去困难的日子里,家里没有肉吃,为了尝一点荤腥,都是买两毛钱最肥的猪肉炼大油来解馋。现在桌上的肉食选择多了,猪肉成了最廉价最普通的肉食,养猪人不容易,生活好了,也别因为桌上的肉多了,就不把猪肉当回事儿了。老刘说道。

记者临走时,老刘不时掏出手机关注高考的消息,知道今年北京的作文题吗?是《老规矩》,湖北的作文是《山顶的风景》,还是湖北的题目好写一些啊,选题可以宽泛一些。

原来此时,老刘的儿子鑫鑫正在考场上,此前孩子在北师大附中平谷分校读书,已返回湖北老家考试。最近养殖场的生意不好,老刘没有回老家陪孩子考试。看到媒体刊发的考场前家长们焦急等待的照片,他觉得自己没能尽好当父亲的义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