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企争相圈地自建牧场 雀巢中国涉违规占地

董玉国表示,现在的挑战,其实这也不仅仅是雀巢,这个模式本身是很好的,他面临着一个挑战,就是把目前我们国家比较有特点的小户、散户居多的情况,向规模化转移,雀巢我们在国内有三乃奶区,黑龙江是最大的,呼伦贝尔有一个奶区,在山东的莱西有一个奶区,之所以说那里奶最大?是因为那里的奶户最大,收奶量最大,呼伦贝尔是最大,那么双城奶户多也就是散户多,他很骄傲的说我是奶牛第一大线,就是说他小户、散户很多,我们建了奶牛养殖培训中心,覆盖了三个不同规模的牧场,就是想通过这些示范牧场,让这些奶户向更大规模的过渡,提供一个引导,今后奶源的供应是一个来源之一,但是更主要还是靠政府说的家庭牧场,你不可能说都不干了,就建商业牧场,不可能的,就是奶户把他的规模扩大,根据不同情况建设,所以培训就希望在这方面,能给我们奶户,想扩大发展的人提供一种界限、经验,这就是目前雀巢做的事。
董玉国表示,雀巢公司的经营的模式就是当地开发奶源,把工厂建到离奶源最近的地方,缩短产业链,有很多的优势,无论是成本控制还是品质控制,都有很多的优势,这是上次谈到的公司加农户的模式,那么我们工厂建成营运,1987年,人已经到了,那三年在那就是开发的,所以建厂的时候,虽然奶量少,但是已经开始开发奶源基地了,从这个角度来讲,他把奶源建在工厂周围是最理想的,今后在雀巢,大家都知道2005年经历过碘事件的问题,所以婴幼儿业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那个事大家都学到了很多东西,雀巢也是,这个事已经不是事了,大家都学到了东西,这也是经历,那么作为一个跨国公司,现在雀巢有一个比较好的环境,他的产品线比较广,婴幼儿配方奶粉只是其中一个业务,还有其他的,比如说我们和银鹭有一个合资公司,和徐福记有合资公司,那么通过和这些企业合作,对雀巢在其他领域的业务开展也是很好的借鉴,所以对雀巢在本土化方面来讲,有很好的吸取经验,借鉴做法的经验。

业内共识是“最贵的牧场是需要建两次的牧场”,一步到位的大牧场在成本和建设周期方面都要优于小型牧场改扩建。而从两者的收益看,牧场是一项高投入高产出的行业,万头牧场更能迅速满足企业对生鲜奶的需要,并拔高产能。

董玉国说,雀巢是一个西方品牌,但是在国内生产的乳粉都是国内的原材料,从这个角度来讲,这完全就是国内原材料国内生产国内销售,只不过就是国外品牌而已。谈了很多方面,刚才主持人问了,重点说一下企业加奶这个模式。这个模式是全产业链管理,这个模式本身是雀巢在国内,在全世界各地,而且不仅仅在乳业,在其他方面咖啡、可可等等,都采用了同一种模式,根本的核心就是企业不通过任何的中间环节,直接和奶户、农户打交道,为农户提供必要的支持,从农户手里边采购原材料,这样模式的优点在于,因为企业和你提供原材料的农户直接打交道,可以更有效的掌控原材料的品质和质量,所以刚才谈到无论是三聚氰氨还是什么也好,对公司来讲都很好掌控。

雀巢推翻了之前的想法,开始布局建设三个不同规模的示范牧场,并且规模一度变成了1800头、2400头、8000头,其后经过几次讨论,三个牧场的规模最终定为1520头、1200头、8000头。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上图为雀巢大中华区集团事务副总裁董玉国。(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摄影:韩锦星)

6月5日奠基的雀巢培训中心总投资25亿元,共包含一个奶牛养殖培训中心和三个大小不等的示范牧场。按照现有规划,到2015年这些牧场将总计存栏奶牛约1.1万头,其中最大的一座示范牧场将拥有奶牛8000头。值得注意的是,雀巢最初的示范牧场计划初始规模不过80头,双城牧场规模急剧扩大的背后,是中国整个乳品行业的狂热扩张潮。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网主办的“远见2014:改革驱动未来”财经峰会于2013年12月15日举办,雀巢大中华区集团事务副总裁董玉国参与本次圆桌讨论“乳制品行业的变革与发展之路”环节。

作为一家专业承办牧场建设的公司,东石公司刚刚接下了雀巢奶牛饲养管理培训中心的牧场建设工程,还完成了恒天然的两座千头牧场建设。这样专业牧场建设公司的出现,本身就是建设热潮的一个例证。

如果存在一种评价牧场大小的标准,刚刚开始兴建的黑龙江双城牧场无疑将是XXXL号的。五年之后,双城牧场将会拥有超过1万头奶牛,新西兰、美国传统的“大牧场”通常拥有奶牛不会超过1200头。

在乳业行业,全产业链是指涵盖乳产业的上游饲料种植和饲料加工、奶粉的生产加工、市场终端销售、售后的专业服务等一系列产业环节,形成一体化运作。

就在奠基仪式的当天,董玉国还在问一位分析师关于牧场如何建,建多大的问题。雀巢公司也曾经专门找到吉林科学技术研究院的专家,多次论证,他们得到的答案是:整体方向是好的,但8000头是否合适,谁都无法保证。

“8000头根本不算多!我们的目标是万头场。”
哈尔滨市畜牧兽医局局长秦德亮说,双城的模板是蒙牛的万头牧场,哈尔滨市曾专门组织人去蒙牛牧场考察过。

雀巢中国“牧场试验”

大牧场的投资回报周期普遍在八年到十年,而且养殖环节的利润率远远低于加工环节,因此,最初国内外奶业企业都习惯于把资金投注于产业链中下游。但为了争夺奶源,控制产品的品质,雀巢和本土的对手们不得不做出改变。

2011年,中国乳业的产业规模是2300亿元。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奶业分析师宋亮预测,到2015年,乳业产业规模可能扩大到4000亿元左右,且奶牛养殖的规模化比例将至少增加到50%。可以预见,中国乳业的快速增长还将持续下去。

“我们雀巢是加工商,我们不必拥有产业链,但是我们能够控制它。”5月,狄可为曾这样对《财经》记者表示。现在,雀巢却朝着全产业链方向迈出了一大步。

蒙牛公司已经计划未来五年投入33亿元用于奶源建设,计划建20座到30座大型牧场,可多养15万头奶牛;伊利集团在未来五年将增加建设800个不同规模的牧场;现代牧业在安徽蚌埠市五河县的项目即将开工建设,项目占地3500亩,可用于存栏奶牛4万头。

恒天然预计,中国的乳品市场在未来十年将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迅速增长,并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全球最大的乳品市场。

贵为全球最大的食品公司,雀巢从没有自建过大型牧场。“雀巢一直认为自己的优势主要在生产和技术培训环节,而不是牧场管理,雀巢不会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雀巢大中华区集团事务副总裁董玉国告诉《财经》记者。

雀巢公司很清楚,在过去12年间,它之所以能够垄断双城市1.2万名养奶户每日所产的1200吨鲜奶,双城市政府是其中的关键。在政府、奶农之间,雀巢找到了一条新的平衡之道——增加在当地的资金投入。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钟真说,从2008年到现在四年间,政府推进规模化养殖,但现在还是中小规模养殖户占据整个市场的60%,而大型养殖占据40%,这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在这四年中,农民被大量排挤出养牛队伍,不可能再被继续排挤出来了。再大规模的养殖也不可能再发展了,否则就是倒退。

“雀巢保证企业的销售,养殖户保证雀巢的液态奶供应。”秦德亮说。

陆明久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去年12月,雀巢开始就建设牧场用地事宜与国土资源局沟通,但多次会议均未有结果。今年3月,一位国土局领导甚至与双城雀巢公司总经理陆明为此发生争吵。雀巢在没有拿到土地审批的情况下直接与79户农户签订了“流转协议”,获得了总计900亩15年的使用权。但是,直到雀巢召开奠基典礼后,国土局才得知雀巢占地一事。

这位官员还透露,雀巢之所以在尚未拿到全部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急于召开奠基典礼有两层原因,其中之一来自政府压力——政府希望把大牧场奠基作为上半年工作政绩。另外一个原因是,哈尔滨市和双城市高层到场,或许有助于土地审批问题的解决。

一直备受质疑的中国乳业开始了一场牧场建设大跃进。根据农业部公布的“十二五”规划,以生鲜乳供应量计,整个行业规模应该在2015年扩大1.5倍,到2030年将扩大3倍,达到1.19亿吨。

在双城,雀巢的做法相对谨慎。它们仅仅建设了奶牛大学和一小部分牧场,只占自身奶源需求量的2%左右。

35岁的双城农民刘成在双城市幸福乡经营着一家有着230头牛的“奔新农场”,八年来,奔新农场一直在固定地为雀巢供奶。去年开始,蒙牛、完达山派人找到这些奶农,提出可以支付和雀巢相同的收奶价,希望奶农能把牛奶供给他们,奶农们开始犹豫了。

“我们2012年的计划是从M号牧场开始建,也就是800头,然后慢慢往上递增。”苏昊称。这个初始规模比原计划扩大了近十倍。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此外,奶农们还有其他的担心,雀巢希望他们加大农场规模,提高鲜奶产量,但是他们不愿意再举债扩张。2010年,奔新农场新建了一间挤奶厅,为此向银行借贷30万元,至今没有还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