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鱼也疯狂:一分地养出5万斤_鱼类专题(淡水鱼专题)

央视《致富经2008年1月23日播出:一分地养出5万斤鱼,以下为节目内容。

距离济南市区10公里,有一个叫前街村的小村庄,从2009年5月开始村头的一块15亩大的荒地成了村民议论的话题。
村民:“你看那边是50来米,这边100米,北边100米,正好是个三角,黄河往这放水的地方,原来是做什么用的,原来黄河放水以后,这个犄角觉得没有用,土就淤起来,栽点树也不大肯长。”
因为地势高,存不住水,就是种树也长不大,但就是这块地却被几个外地投资商盯上了。
投资商李延秋:“很多,真的,这些大户都来过。” 记者:“都想在这干?”
李延秋:“都想在这干。”
一块在村民眼中没什么用处的荒滩地,却吸引了众多投资商,这里究竟有什么奥妙?
投资商刘伟民:“只有这方面的资源你才能搞这一行,肯定是。”
记者:“据您所知当时都有几个老板对那里感兴趣?”
刘伟民:“好几个老板,同行都感兴趣。” 记者:“您去过几次?”
刘伟民:“两次吧,应该是。”
2009年5月,一个从潍坊来的叫董瑞国年青人出了高于竞争者的价格,以一亩1300元一年的租金拿下了这块荒地。同行都觉得他又得到了一块宝地,那么这块荒地上到底有什么资源呢?记者采访时是2010年1月末,正是隆冬时候,黄河水已经结成厚厚的冰,积雪到处都有,但是在这个离济南市区仅仅10公里,前街村原来的那块荒滩地上,却有一个热汽腾腾的地方。
董瑞国:“看看水温有变化吗?” 李延秋:“弄不好得28度。”
董瑞国:“很正常,二十七八度,正好,27摄氏度,现在26摄氏度,降了1摄氏度了。”
外面的水都结了冰,而这里的水却有20多度,大冬天的,户外哪里来的20多度的热水呢?当地人告诉记者,这些热水都出自附近的一个煤矿。一般的煤矿在采煤的时候,挖到一定地层,就会冒出地下热水,煤矿要继续向下开采,必须排掉这些水,而这些热水就排到了地表,前街村的这块荒地上正有一个煤矿排热水的出口,但在几年间这水都是白白流掉了。
村民:“水的温度很高,冬天不上冻,但都知道这水没有用处。”
记者:“一直没有人注意这东西。”
村民:“当地也没有认识到这个,地下水能干嘛。”
董瑞国的岳父:“出了煤矿有300米吧,流到沟里去了。”
这些热水正是众多投资商想得到的资源,董瑞国瞄准这里已经5年了。
董瑞国:“5年以前,这个煤矿还没有开采以前,我们就发现这个煤矿了,每年都来。实际上就是老李发现的。”
记者:你怎么发现的?
董瑞国的朋友:“我在家卖鱼,这边有个小渔贩子,他说他见了个煤矿,我说煤矿肯定出水啊,我就把这个信息始终掌握起来。”
为了这些热水,5年间,董瑞国来这里至少30次了。
董瑞国:“每年都过来,原来,水流量很小,一开始一小时一两百方,咱也没法利用。”
董瑞国的朋友:“每年都盯几次。”
随着煤矿开采量的增加,排出的水流量越来越大,这些白白流掉的热水对于董瑞国来讲,就是他的财富源泉。2009年5月,当董瑞国又一次来到这里,他发现水的流量已经达到每小时500立方米,他以1300元一亩的价格承包了这块荒地,并且在荒地上建了30个水泥池。这个叫董瑞国的年轻人,租下这片荒地,并且把热水引进来,他想做什么呢?前街村的人都很好奇,也出现了各种传言,人们并不知道,董瑞国做的这个项目,曾经创下过一分地一年产生16万元利润的纪录,让他在10年间创造了3000万财富,他用这热水到底是做什么呢?董瑞国用这些热水到底做什么?我们采访时正好碰到董瑞国有一个水泥池里的货要出手,工人们放出池里的水,水底的东西渐渐能看清楚了。
记者:“这样是干什么呢?” 工人尹杰:“让鱼欢欢一会逮的时候好逮。”
记者:“让它动一动。” 工人尹杰:“对,消耗体力。”
记者:“你走过来还挺不容易,挺不容易走过来。”
工人李富义:“对对,不容易。” 记者:“你脚下有鱼吗?” 工人李富义:“有鱼。”
记者:“这里大概一半水一半鱼?”
鲶鱼经销商李延秋:“一多半鱼,一少半水,一抽水抽下二三十厘米水,下面就只是鱼了,一个池子就12万斤鱼。”
记者:“这池有多大?” 李延秋:“这池子80多平方米。”
原来这热水是用来养鱼的,董瑞国养殖的这种鱼叫革胡子鲶鱼,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国从非洲引进的鱼种。就是这种鲶鱼曾经给董瑞国一分地带来16万元利润。
记者:“这鱼有多少斤?” 工人:“这鱼有15斤左右。” 记者:“感觉特别大呀。”
工人:“这是一般情况的。”
养这种鲶鱼就是董瑞国寻找热水的真正动机,这鱼让他曾经一分地创下了16万元利润,就是受这种鱼的吸引他走出了生活了20年的那个小渔村。位于潍坊市的峡山水库是山东省最大的水库,董瑞国的老家就在水库边上的董家套村,因为靠着水库,养鱼贩鱼是这里农民主要的经济来源。
村民:“这里全指养鱼,你没去库里看看,全部都是鱼池。”
记者:“村里有多少户养鱼?” 村民:“百分之七十都养鱼。”
村民:“主要以黑鱼为主,还有花白鲢,鲫鱼。”
董瑞国从16岁初中毕业就开始跟随父亲养鱼贩鱼。但在1997年,董瑞国在贩鱼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商机。当时贩鱼,一斤鱼的利润是5角钱,但是风险却很大,最担心的就是运输途中鱼会缺氧。董瑞国发现,从江苏拉过来的一种鱼,却不怕长途运输。
董瑞国:“拉三四万斤鱼,死百八十斤吧,这鱼的体质好,运输好运。”
这种鱼运输损耗很小,可以经过两天两夜长途运输,从江苏卖到东北,而且董瑞国发现,这种鱼养殖利润非常高。
董瑞国:“原来饲料很便宜,2角多钱一斤,市场上这鱼是4元多一斤,高的时候达2元一市斤。”
养一斤鱼能挣两三元钱,这是四大家鱼所不能比的。董瑞国就琢磨着自己也养这种鱼,但是他这个想法当时村里人都觉得不可能实现。
村支书董金顺:“在我们本地来说,冬天不能养鱼。”
记者:“这鱼的正常的养殖温度得达到多少?” 董金顺:“23度左右。”
村民:“根据气候,气候鲶鱼水温这么低,它不长。”
峡山水库养的都是四大家鱼,养不了这种鲶鱼,因为这种鲶鱼要求水温必须在23―28摄氏度之间,并且它的生长期是8个月,峡山水库一年只有6个月时间能达到这个水温。乡亲们觉得董瑞国的想法不实际,然而,他们不知道,董瑞国当时已经发现了可以养这种鱼的热水。就在离他家几十公里的潍坊市后张村,就有常年的热水。这里就是董瑞国当年发现热水的出水口。
董瑞国:“这不是原来那两个口吗。” 记者:“这个是出水口,是吗?”
董瑞国:“那个也是,两个出水口,它原来是两个村子浇地用,这去这个村,那去那个村,浇地用了。”
水是从煤矿流出来的,煤矿开采到一定的地层,就会冒出地下热水,煤矿要继续开采,必须排掉这些水。让董瑞国惊喜的是,这儿的热水流量和温度正合适。董瑞国花了一万多元租下了煤矿附近的这个小鱼场,他和妻子在这里安顿了下来。他把煤矿的热水引进鱼池,开始养鱼。他没有想到,这第一年尝试,竟然超出了他原来的财富预期。
董瑞国:“池子里面鱼从来没有见过,很多来来看,好奇,这么小的池子能出这么多鱼,拉了那么多车还不见少了。”
最后一算,平均一分地竟然出了3万斤鱼!这在董瑞国的老家,甚至是整个潍坊的水产界都产生了轰动。
村支书董金顺:“当时潍坊搞水产的专家,都惊讶的了不得,没想到养鱼的产量这么高。”
山东竟然也能养出热带鲶鱼,而且产量这么高,然而接下来,董瑞国发现,这鱼的密度还可以增加,他把投放的鱼苗数量又增加了两倍,最终成鱼产量一分地高达8万多斤!利润16万元,这个不到一亩地的小渔场,高峰时一年竟然带给他将近80万元利润。1万元租来的渔场,一年挣80万,免费的热水让董瑞国把养殖这种鱼的利润做到了极致。董瑞国开始到处考查煤矿,寻找热水,开辟新的渔场,到2006年,董瑞国已经有了8个渔场,年产鲶鱼800万斤。然而他没有想到,很快这种鱼的价格就跌入了谷底。一斤鱼能挣两三元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鲶鱼经销商:“养殖户增多,上海,广东那边,河南山东江苏,养殖户都挺多的现在。”
鲶鱼经销商:“我感觉是挣不到钱。” 记者:“为什么?”
鲶鱼经销商:“才两块多钱一斤能挣多少钱呢?”
记者:“是不是这个市场上最便宜的鱼了?” 鲶鱼经销商:“对。”
记者:“为什么鲶鱼的价格这么低呢?” 鲶鱼经销商:“养殖的,产量高。”
高产量吸引了众多眼球,很多养殖户利用煤矿的免费热水养殖鲶鱼,市场上鲶鱼增多,价格大幅下滑,一斤降到3元钱以下。董瑞国一斤鱼再也没有2元钱的利润,甚至经常赔本,就在这个时候,一次意外让他再次脱颖而出。
革胡子鲶鱼很快打开了南北方市场,一方面因为它产量高,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是一种能分泌粘液的无鳞鱼。
工人:“滑,太滑了。” 记者:“一般人不行。”
工人高连友:“一般人不行,两般人行,逮这个有窍门。” 记者:“有什么窍门?”
工人高连友:“要慢慢的使劲才行,猛一使劲跑了。” 记者:“这条怎么逮到的?”
工人尹杰:“靠边上才逮到的,平常逮不到,平常逮到。”
记者:“把它弄到边上去了。” 工人尹杰:“对。”
记者:“你这样用手拿着它还挺老实的感觉。”
工人尹杰:“对,抓这个地方它老实。” 记者:“这个地方?”
工人尹杰:“对,嘴下边。” 记者:“别的地方不可以,是吧?”
工人尹杰:“对,抓别的地方不好逮。”
鲶鱼体表能分泌粘液,又会呼吸,长途运输损耗小,这些优点吸引了很多同行的眼光。养殖户大多使用煤矿热水,一到冬天热水温度损耗很大,水温不到二十六七度,鲶鱼不爱吃食,所以大家都习惯上6月份放鱼苗,到春节左右开始卖,这使得春节市场经常出现价格低谷。春节市场令众多养殖户如履薄冰。2007年春节,董瑞国遇了一场热水带来的危机,就是这场危机,让他找到了走出价格怪圈的突破口。在董瑞国的每个渔场,喂食的时间都不同,什么时候喂鱼,要取决于什么时间煤矿排热水。
董瑞国:“我们这个池子,一百多平方米出十六七万斤鱼,本来就是鱼就到了1米多了,一共不到两米深的水,鱼抢食的时候全都过来了,那边都没有了,全跑这边来了,来水才能喂鱼呢,如果早喂上了,水不来,那不造成缺氧吗。”
密度大,吃食又凶猛,如果热水没来就喂食,很可能造成鱼缺氧死亡。2007年2月7号,农历腊月二十,董瑞国在淄博的一个渔场,200万斤鱼再有一周就能上市了,这一天夜里,渔场的工人正准备给鱼喂料时,突然发现热水出现了异常。
工人:“那料也卸好了,卸好了以后,一直没来水,没来水就没喂。”
工人:“一直等那水来,一等不来,二等不来。”
这天夜里,气温只有零下五六度,池里水温在持续下降。
工人:“这个腊月天,天凉啊,这水温在里面就降,这水温降到15摄氏度,这鱼就全部完蛋了,绝收。”
5个小时以后,水温已经降到了20摄氏度,还是没来热水,这牵动了董瑞国最脆弱的神经。
董瑞国:“当时投资已经是四五百万了,如果鱼死的话不是一条两条,是全部死掉,不是说是一个月,一百天,一个小是可能就没了。”
董瑞国一打听,才知道煤矿在维修设施,热水从3公里外的另一个排水口排掉了。以往煤矿偶尔停水一两天的情况也有,但这是冬天,水温在迅速下降,直接威胁到了200万斤鱼的生存,董瑞国当机立断,必须马上给池子换水。
董瑞国:“必须解决这水,怎么把这水,把鱼池里的水换清了,温度提上来。”
董瑞国组织十几辆卡车,从附近的鱼场拉水,腊月天气,热量消耗特别快,32个鱼池,每天至少要换一次水,即使是这样池里的水温也只能维持在20摄氏度左右,这个温度,鱼只能保命。
200万斤鱼挣扎在死亡线上,大家看见董瑞国第一次这样着急。
李延秋:“那一次就看他老了5岁,头发也扎着,冷白,急了当时,人也就承受不了几次这种打击啊。”
偶然遭遇停水,让董瑞国一下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他没有想到,这次停水时间长达42天,2007年的春节,他就跟工人在渔场,没日没夜的拉水,到了第43天,热水终于来了,鱼的命是保住了,但42天一点食没喂,200万斤鱼,掉了20万斤重量,虽然水温恢复了,但一个新的难题摆在了董瑞国眼前。
董瑞国:“这鱼长时间不喂也喂不上食了,不吃。”
热水来10几天后,鱼才慢慢吃食,鱼太瘦了,达不到客户的需要,董瑞国不得不把这批鱼又养了两个月。但是他没有想到,这鱼虽然多养了两个月,但钱却没少挣。
董瑞国:“晚卖了两个月,鱼的价格不浮了五六角钱一斤,多卖了100多万元。”
晚卖了两个月,反倒多挣了100多万元。董瑞国决定尽量避开春节市场,但是要让鱼延迟上市,小鱼在生长期里,冬天水温要保持在27摄氏度是最理想的,而自己几个渔场使用的煤矿水在冬天热量损耗大,一般达不到这个度,为了能更有效的控制冬季的水温,2008年初,董瑞国请专家进行论,在山东省商河县找到了新了热水资源。
山东地矿工程勘察院研究员刘德成:“地球的表面,每向下一百米,温度增加三度,正常恒温带的温度在200米左右,是十五六度,在这个基础上,每向下100米就增加3度,那么就是说向下五六百米就能打出30度左右的水。”
跟煤矿热水相比,温泉井不是免费的午餐,但是用温泉水养鱼,可以冬天放鱼苗,夏天上市。夏天普通的鱼运输容易死,这鲶鱼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
鲶鱼经销商:“夏天那鱼有优势,本身就是热带鱼,跟气温来说,气温越高越好运输。”
鲶鱼经销商:“夏天的运输,好运输,道儿上能换换水,成活率高一点。”
现在董瑞国有四个渔场,两处用煤矿水,两处用温泉水,实现了全年上市,开辟了东北、西北的市场,一年出鱼1500万斤,成了北方最有实力的鲶鱼供应商。

2007年12月26号,是河南省武陟县的何永利这年卖鱼的第五天了,再有三天,他的鱼就可以全部卖完。对于何永利来说,这又是一个丰收年。

何永利:“像这个塘有三分大,大概一米六七深,可以出15万斤左右的鱼。”

一个3分大的鱼池养了15万斤的鱼!一分地就是养5万斤,在何永利的5个大棚里面,养了24万斤鱼,价值70多万元。

村民:“这个鱼肚子是软的,抓它刺下边这,除了这哪都不中,抓哪它都会跑掉。”

村民:“往里一扔就进去了,猛抓不行,上面滑,身上有粘液嘛。”

记者:“这样反复折腾了几次,这鱼不会受伤吗?死亡吗?”

村民:“这个鱼相比之下是不会受伤的,因为这个鱼皮厚,非常结实,即使把它放在干地上,也需要一星期才能死亡。”

这天来买鱼的是一个陕西客户,这一次他就订了50万斤的鱼。从陕西到河南来买鱼,他就是看中了这种鱼存活时间长。

西安客户:“陕西那边路况不是太好,不耐运输,这个鱼成活率比较高,98%-99%左右,基本上没有闪失。”

养鱼的池子和运鱼的汽车隔着一道围墙,为了赶时间,何永利租来一辆起重机来吊鱼。

何永利卖的这种鱼叫革胡子鲶鱼,他从2000年就开始养殖。但是一开始何永利和其它养殖户一样,也是在外塘养鲶鱼,5月份放苗,11月份左右卖成鱼。

2002年,何永利养了1万多公斤鲶鱼,等到11月份卖鲶鱼的时候,却卖不上价儿了。

何永利:“当时按照市场价是2.6元一斤,但是这时候市场的鱼贩子拼命的压价钱,只出1.9元,2元都不出。”

鲶鱼收购商之所以降低了价格,是因为这种鲶鱼的生存温度必须在10摄氏度以上。何永利卖鱼的时候,偏偏河南开始大幅降温。

何永利:“不卖没办法,再不卖鱼马上就要冻死了,所以说给你什么价钱都得卖,冻死以后一分钱都不值了。”

1万多公斤鱼最后少卖了1万多元,亏就亏在气温上。只要能够提高温度,就不会这么被动。何永利想能不能在养鱼的水上做些文章呢?

何永利:“这鱼最低存活温度是10摄氏度,因为冬天的井水的温度是16摄氏度,我想16摄氏度鱼都死不了,死不了放在池里面肯定行。”

2003年,何永利又养了2万多公斤鲶鱼。卖鱼的时候,因为南方养殖的鲶鱼大量进入当地市场,鲶鱼价格一路下滑,何永利决定把鱼继续养起来。

何永利修了一个一分二大的水泥池,把当年养的2万公斤鲶鱼全部放了进去。不断引入井水保持水温。为了保温,何永利还在水池上面搭了塑料棚子。

水产经销商何现忠:“这胆子大得很,我给南方人打电话,南方人都怀疑呀,说北方4万斤鱼,两万斤都存不了,水温低于10摄氏度就要死鱼的,存4万斤要全部死去。”

何现忠做了20年的鱼生意,也算得是一个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但他第一次在北方见到有人这么养鱼。要是一般鱼种,就是用了增氧机也不能养这么高的密度,但是何永利对于这些鲶鱼能暂养在这么小的面积里有自己的认识。

何永利:“这个鱼皮肤都能呼吸,不是靠鳃来呼吸的,它如果能翻过身,它就能呼吸。所以它不会缺氧。”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养了一个多月,何永利的鲶鱼没有像何现忠预言的全部死掉。2004年春节,鲶鱼价格开始上涨了。

何永利:“原来的价格是1.9,2.0元吧,我存了一个多月,价格就上涨到2.6元多了。一斤多卖了6角多钱。”

一斤涨了6角钱,2万公斤鱼能多卖2万4千元,可是何永利却没挣上那么多。

何永利:“鱼掉重掉得比较厉害,掉了百分之七八左右,扣下掉的分量,算了算也就是多卖了1万多元钱。”

要让鲶鱼不掉分量,就得让它吃食,可是这些暂养的鲶鱼基本上不进食。原来胡革子鲶鱼属于热带鱼种,要让它吃食生长,最适宜的温度是二十七八摄氏度。何永利脑子里又冒出个想法:能不能自己把水烧到这个温度来养呢?然而他这个想法在本地养殖户看来太异想天开了。

村民:“说的也不少,说啥的都有。”

何现忠:“俗话说水响肉烂,水温高了鱼成活不了。”

妻子马彩兰:“村里人说你们喂鱼太稀罕了,哪有这种鱼还烧热水喂呢

何现忠:可以说大部分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搭保温棚,买锅炉和煤碳需要五六万元钱,何永利手里只有两万多,他找到镇里的信用社申请贷款,却碰了个钉子。

武陟县农村信用联社詹店镇信用社主任冯建桥:“当时的情况是,在我们这里这样养鱼他是第一例,在一分多地里养几万尾鱼,上几万斤,我们闻所未闻,所以我们当初没有考查也没敢贷给他。”

款贷不了,何永利只有东拆西借了,父母的,亲戚朋友的,一共借了四万多元,这回一直过着安稳日子的母亲也开始为他担心了。

何永利的母亲宋普根:“亲戚朋友都借了,怎么办呢,他说想挣大钱,我说这不容易挣。”

2004年10月,何永利把7万多尾在外塘里已经养到4两多重的鲶鱼放进了水泥池子里,就等着定做的锅炉到货。就在锅炉送到家里的当天晚上突然下起了暴雨。

何永利的妻子马彩兰:“清早,四五点钟有人来敲门,就说鱼池翻了翻了”。

何永利:“对,就是这个池子,下大雨,地基软了以后,一泡软,水比较多,撑劲儿比较大,把它撑开了,这个墙,一下全倒了,7万多尾鱼全跑了,跑到后边地里面去。”

当时鱼池的周边还都是大面积的水田,鲶鱼随着水流到处乱钻。

村民:“80亩地,那么大一片,谁见了谁逮,跑得哪都是,会没人逮。”

最后,何永利请了10多个工人,整整逮了三天,7万条鲶鱼只逮回了一半儿。这事儿过后一个多月何永利没敢见父母的面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