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乐昌市:组织起来的农民赚钱快

刘均毅(右)与农户交流龟养殖基地的生产情况。(林翔摄)

“富广东”与“穷广东”现象并存多年。这种现象有其必然性,长期以来,我省部分地区种植农户生产经营方式单一…

●记者黄焱

富广东与穷广东现象并存多年。这种现象有其必然性,长期以来,我省部分地区种植农户生产经营方式单一、抗市场风险意识低、产品价格可控能力差。粤东西北有的农村还存在缺水、缺土、缺耕地的严酷条件,人均耕地还不足1亩。农民难以依靠个体力量提高收入。

人物档案:刘均毅,广州市松洲强制隔离戒毒所副主任,广州市司法局驻兴宁市新陂镇乐仙村干部。

早上8时,中午12时,晚上8时40岁的沈天球每天都在默念这三个喂食时间,他要把60只兔子喂得饱饱的,这可是娶媳妇的资本!

驻村心语:只要把每一件事做细做实,真心实意地去为村民服务,外界的评价并不重要。

沈天球是乐昌市白山村的贫困户,由于左手残疾,多年来全靠低保和父母供养,生活困难的他每年生活费只有3000多元,至今一直没成家。他去年初在东莞扶贫工作组的带动下,加入了肉兔养殖合作社,从家里腾出一个大房间养兔子。经过一年的悉心打理,沈天球今年最多一次卖了30多只肉兔和20多只小兔,收入3000多元。现在每月纯收入就有1000多元。沈天球兴奋地说,明年存够钱,我也要娶媳妇了。

山地占全村土地面积88%的兴宁市新陂镇乐仙村不“靠山吃山”,在广州市司法局驻乐仙村干部刘均毅的带领下,另辟蹊径发展龟养殖项目,一年半内就为村集体经济带来17万元的增收。驻村以来,刘均毅为乐仙村争取帮扶资金1309.35万元,贫困户年人均纯收入翻了两番。

贫困户沈天球的变化,是我省近年扶贫开发工作成效的缩影。我省2013年启动第二轮扶贫开发双到工作后,各个挂点扶贫单位想方设法让贫困村发挥内生动力自力更生,用专业合作社把农民组织起来,跟上市场好脱贫。

“全村户籍人口3714人、贫困人口508人,2012年人均收入5079元……”这些数字刘均毅倒背如流,不仅如此,对每户村民的家庭、经济情况,他也了如指掌。2013年6月13日,怀着对家乡兴宁的热爱,刘均毅来到乐仙村,白天骑摩托访问村民,晚上将材料建档立案,并根据档案制订扶贫整体规划、分期规划和全村194户的个体帮扶方案,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

要旧习惯还是新方向?

乐仙村因山地多,水田、旱地分散,且地形狭长,土地集约化管理难度较大,加上村里以留守老人、妇女为主,因而种植业不发达,主导产业难以规模化发展。为寻找有特色、有效益的项目,刘均毅先后28次远赴广西、湖北、安徽以及省内等有农业特色的养殖资源点考察,最终选择了石金钱龟养殖作为该村“造血”项目。“去年5月投产,通过村民入股分红、合作社养殖的方式为村集体和村民增收。”刘均毅介绍道,目前156户贫困村民全部参与龟养殖项目,今年村集体经济收入将增收17万元。

富广东与穷广东现象并存多年。这种现象有其必然性,长期以来,我省部分地区种植农户生产经营方式单一、抗市场风险意识低、产品价格可控能力差。粤东西北有的农村还存在缺水、缺土、缺耕地的严酷条件,人均耕地还不足1亩。农民难以依靠个体力量提高收入。

驻村以来,刘均毅经历过为了征地10多次奔走甚至赴韶关与户主沟通仍被拒绝的无奈,有过妻子剖宫产、他第二天就离家赴村的遗憾,但他记忆中留下更多的是64岁的五保户江伯、孤儿蓝微等人在被帮扶后绽放的笑容。他的努力也得到了村民的支持,在村道硬底化和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中,就有1260位村民主动捐款近30万元。截至今年10月底,刘均毅为乐仙村争取帮扶资金1309.35万元,开展了兴建电子加工厂、村委办公楼、文化法治广场、危房改造、购买医疗及养老保险、智力帮扶、慰问救济等25个项目,村集体经济收入从500元增长到30万元,全村贫困户年人均纯收入从不足3100元增至12000多元。

开平市星山村贫困户的观点很有代表性:发展种养业,一没技术、搞不好;二没销路、卖不出,大家只能种植低附加值的水稻。

新葡亰平台游戏网址,要通过扶贫开发工作改变现状绝非易事。摆在各个扶贫工作组面前的,是贫困农民组织化程度低、农村小额贷款推进难度大以及缺乏启动资金等棘手难题。

困难当前,扶贫开发工作是扶好几个突出的贫困户,短、平、快出政绩,继续延续旧习惯;还是因地制宜,深挖各村内生动力,聚集农民勇闯市场、自力更生?

实现稳定脱贫,要重点引导帮扶村产业化经营,鼓励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提高贫困户经营性收入,实现帮扶村有一个以上主导产业、有劳动能力贫困户参与一个以上专业合作社的目标。

在韶关市,东莞扶贫工作组抓准了当地农民心理,把准了市场脉搏。

塘厦镇帮扶新丰县,驻村干部挨家逐户动员农民参加凉粉草种植合作社,还结合成本与市场补助每户社员300至500元种植成本。眼下,6个贫困村凉粉草长势喜人,预计每亩收入3600多元,实现年产值330万元。

寮步镇帮扶翁源县白莲村,成立淮山种植专业合作社。摒弃传统上门收购模式,利用蔬菜交易中心、网络平台推介当地淮山。还升级传统深挖种植法,为合作社引进定向种植技术。村集体收入提高三分之一,每年达250万元,合作社社员户均增收3万元。

一年多来,负责对口帮扶的东莞扶贫工作组为韶关培育了110多个村级专业合作社,并为20多个合作社私人定制了茶叶、佛手瓜、毛竹等特色种养方向。

继续单干还是连片开发?

可农民最重的是实惠,扶贫开发新建立的合作社实力和销售渠道有限,如何不让合作社空有其名,不让组织起来的农民再度分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